外国现代诗歌!(外国著名诗人11首经典现代诗歌选读)

外国现代诗歌!(外国著名诗人11首经典现代诗歌选读)外国著名诗人11首经典现代诗歌选读

⊙人,诗意的栖居

文/荷尔德林(德国)

如果人生纯属辛劳,人就会

仰天而问:难道我

所求太多以至无法生存?是的。只要良善

和纯真尚与人心相伴,他就会欣喜地拿神性

来度测自己。神莫测而不可知?

神湛若青天?

我宁愿相信后者。这是人的尺规。

人充满劳绩,但还

诗意的安居于这块大地之上。我真想证明,

就连璀璨的星空也不比人纯洁,

人被称作神明的形象。

大地之上可有尺规?

绝无。

⊙回想曾经的我

文/佩索阿(葡萄牙)

回想曾经的我,我看见另一个人。

在记忆里过去变成了此刻。

曾经的我是我的所爱

但仅在梦中。

此刻折磨着我的渴望

不来自我,也不来自苏醒的过去,

而来自在我体内

居住的失明者。

只有这一刹是我的知己。

我的记忆是虚无,我感到

我是谁和我曾经是谁

是两个对抗的梦境。

⊙也许有一天清晨

文/蒙塔莱(意大利)

也许有一天清晨,

走在干燥的玻璃空气里,

我会转身看见一个奇迹发生: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在我身后延伸,带着醉汉的惊骇。

.

接着,恍若在银幕上,立即拢集过来

树木房屋山峦,又是老一套幻觉。

但已经太迟:我将继续怀着这秘密

默默走在人群中,他们都不回头。

⊙哑孩子

文/洛尔迦(西班牙)

孩子在找寻他的声音。

(把它带走的是蟋蟀的王。)

.

在一滴水中

孩子在找寻他的声音。

.

我不是要它来说话,

我要把它做个指环。

.

让我的缄默

戴在他纤小的指头上。

.

在一滴水中

孩子在找寻他的声音。

.

(被俘在远处的声音,

穿上了蟋蟀的衣裳。)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

文/博尔赫斯(阿根廷)

你怯懦地祈助的,

别人的著作救不了你。

你不是别人,此刻你正身处

自己的脚步编织起的迷宫的中心之地。

耶稣或者苏格拉底,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所经历的磨难救不了你,

就连日暮时分在花园里圆寂的。

佛法无边的悉达多也于你无益,

你手写的文字,口出的言辞,

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

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柔软的棕色女郎

文/聂鲁达(智利)

柔软的棕色女郎,那使果实成形,

使谷粒饱满,使海草卷曲的太阳

也使你的身体,你的明亮的眼睛

和你的有着水的微笑的嘴巴洋溢着快乐。

.

一个漆黑的思慕的太阳织进了你的

漆黑而稠密的发丛里,

当你伸开你的双臂。

你像跟一条小溪那样跟太阳游戏,

而它在你的眼睛留下两个幽暗的池塘。

.

柔软的棕色女郎,没有什么把我推向你。

一切都把我逐得更远,仿佛你是正午。

你是蜜蜂的疯狂的青春,

是浪花的陶醉,是麦穗的力量。

.

但是我忧郁的心却在寻找你。

我爱你那快乐的身体,

你那纤细而流畅的声音。

暗淡的蝴蝶,甜蜜而且确切,

像麦田和太阳,罂粟花和水。

⊙我的灵魂

文/阿米亥(以色列)

一场大战正在激烈进行,为了我的嘴

不变得僵硬,我的颚

不变得像保险柜

沉重的铁门,这样,我的生命

就不会被叫做“先行死亡”

像风中一张报纸挂在栅栏上,

我的灵魂缠挂在我身上。

风一旦停息,我的灵魂便会飘落。

(傅浩译)

⊙我属于那儿

文/达维什(巴勒斯坦)

我属于那儿。我有着许多回忆。

我出生,像每个人那样出生。

我有一个妈妈,一所多窗的房子,

兄弟们,朋友们,还有一间囚室 ,

一扇寒冷的铁窗!

我有一波被海鸥掠去的海浪,

一张我自己的全景画。我有一片深颜色的草地。

在我话语的地平线深处,

我有一个月亮, 一只鸟儿的支持,

和一棵不朽的橄榄树。

我已在大地上居住了很久,

在剑把人变成猎物以前。

我属于那儿。当天空为她的妈妈哀悼,

我返回天空到她妈妈面前。

我哭了,一朵正在返回的云也许携带着我的眼泪。

打破规则,我已经学会了一次血洗的审讯

所需要的全部话语。我已经学会了,

然后拆卸所有的词,只为从它们中

拖出一个字:家。

⊙我的心曾经悲伤七次

文/纪伯伦(黎巴嫩)

第一次,它把成功寄希望于侥幸;

第二次,当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第四次,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第五次,它犯了错误,却委过于环境;

第六次,它依靠卑贱来博取高尚;

第七次,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

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礼物

文/米沃什(波兰)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小夜曲

文/埃利蒂斯(希腊)

所有的柏树都指向午夜

所有的手指都向寂静

.

梦开启的窗外

慢慢,慢慢地

忏悔正在展开

一如纯洁之颜,

离向星辰

扫码领取现金红包常见问题解决方法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