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对葡萄牙(葡萄牙、西班牙的兴衰原因分析)

西班牙对葡萄牙(葡萄牙、西班牙的兴衰原因分析)

本文节选自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下册)》。

葡萄牙、西班牙的兴衰原因分析

伊比利亚半岛的两个国家西班牙和葡萄牙在16世纪的欧洲扩张中占据首要地位。乍一看,这似乎有悖常理,原因有几:16世纪以前的数百年中,伊比利亚半岛一直是穆斯林的一个据点。由于有许多摩尔人和犹太人留居该地区,这里产生了种族和宗教的多样性。此外,众所周知,16世纪以后,伊比利亚的国家迅速衰落,并在整个近代中始终居于微不足道的地位。那么,如何解释16世纪时西、葡两国短暂而辉煌的扩张呢?

伊比利亚扩张主义的根源

宗教是促成欧洲海外扩张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无论哪里都没有像在伊比利亚半岛显得那样重要。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对他们长期反穆斯林的圣战记忆犹新,始终为这种记忆所激励着。对欧洲其他民族来说,伊斯兰教是一个遥远的威胁,但在伊比利亚人眼里,则是一个传统的、永远存在的敌人。半岛上的大部分地区都曾处于穆斯林统治之下,即便到15世纪,南部的格拉纳达仍为是穆斯林的据点。此外,穆斯林还控制着附近的北非海岸,而土耳其人的海上力量又在不断增长,使整个地中海都感受到它的影响。其他欧洲人参加十字军远征是凭一时高兴,而虔诚、爱国的伊比利亚人则认为,进行反伊斯兰教的斗争兼有宗教的义务和爱国的需要(航海家亨利王子率先于1415年以他在横跨直布罗陀海峡攻占北非的要塞城市)。

休达时表现出来的勇敢而闻名。同样,伊莎贝拉女王为强烈的宗教信念所鼓动心消灭穆斯林的据点格拉纳达,并将战争推入敌人在北非的领地,就像葡萄牙人先前在休达所做的那样。伊莎贝拉于1482年开始对格拉纳达的讨伐,一个村庄接一个村庄地向前推进,直到1492年获取最后胜利。获胜后,西班牙人立即渡过直布罗院海峡,占领梅利利亚城。1492年,女王还颁布了一道法令,要求西班牙的所有犹太要么接受天主教,要么离开西班牙;10年后,又对留居卡斯提尔的穆斯林颁布了一道类似的法令。在地理大发现时,伊比利亚人带着他们的讨伐精神渡过大洋,他们发现,在那里有更多的穆斯林有待于消灭,有新的异教徒有待于从盲目崇拜中解数出来。

诱使伊比利亚人去海外的还有四个群岛—沿非洲海岸而依次南递的马德拉群岛、加那利群岛、佛得角群岛和向西越过大西洋的亚速尔群岛。这些群岛之所以很有吸引力,不仅仅因为它们富饶多产,还因为它们提供了战略基地和泊船港口。

经过数次上诉罗马教皇和在当地进行激烈的争斗之后,加那利群岛归西班牙人所有,其他三个群岛归葡萄牙人所有。整个15世纪中,更多富于冒险精神的葡萄牙和西班牙水手们不断发现位于大洋远处的岛屿。自然,他们会设想有更多的岛屿尚待发现和开发。1492年,哥伦布与伊莎贝拉达成的协议规定,他应率领一支探险队“去发现和获取汪洋大海中的岛屿和大陆”。

不过,在15世纪的海外冒险事业中,起带头作用的是葡萄牙,而非西班牙。西班牙行动迟缓,而且,它投身海外事业通常是出于对葡萄牙首创精神的反应。葡萄牙居于领先地位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疆域不大,且位于大四洋滑岸,三面为西班牙土所包围。这有效地保护了葡萄牙人不会因受诱惑而将自己的财力浪费到欧洲战争中去。由于享利王子的领导,他们开始致力于远洋事业。其二是葡萄牙掌握有多的航海知识,主要是从意大利人那里获得的。里斯本地处热那亚人和尼斯人与佛兰德人之间经由直布罗陀海峡的海上交通线上;葡萄牙人通过在皇家海军中雇用意大利船长和领航员,趁机获取了航海知识。亨利王子还进而加以发展,他集合起一群出色的、颇有才能的海员,其中包括意大利人、加泰隆人,甚至还有一名丹麦人此外,亨利去世后,国王继续从事亨利的工作,使葡萄牙人在航海术和地理学方面成为所有欧洲人中知识最渊博的。

1415年占领休达以后,葡萄牙对探险的兴趣迅速增强。穆斯林战俘泄露了有关穿过撒哈拉沙漠、同苏丹诸黑人王国进行古老的、有利可图的贸易的情报。在那之前的数百年中,后者一直用象牙、奴隶和黄金来换取各种制成品和盐。由于西欣那时普遍地极缺乏金银,葡萄牙尤其如此,所以,派遣船队沿非洲海岸南下、开发这一黄金贸易的可能性引起了亨利王子的兴趣。简言之,亨利最初的目标仅限于非洲并未扩展到东方。

1445年,葡萄牙的早期探险前进了一大步,因为这一年,亨利王子的船长们通过了非洲南部的沙漠海岸,并在它的下部发现了一片绿叶繁茂的肥沃地区。到亨利去世时,葡萄牙人已沿海岸勘探到塞拉利昂,并建立了许多沿海商站,因此,葡萄牙人至少能利用他们想得到的一部分非洲商队贸易。在此期间,甚至在亨利去世以前,葡萄牙人所向往的目标已开始不仅仅是非洲,还包括印度。当时,欧洲前往东方的通路为控制整个北非和中东的穆斯林势力所封锁,对欧洲人来说,地中海是一所牢狱,而不是一条通途。因此,除了作为中间人牟利的威尼斯人外,欧洲人渴望找到一条“通往香料产地东印度群岛”的新路。亨利王子最初开始他的行动计划时,并未想到印度,但是,随着他的船队沿非洲海岸越来越往前驶去,他的视野自然会从非洲的商队贸易扩大到东印度群岛的香料贸易。从那时起,发现和控制香料路线就成为葡萄牙人政策的首要目标。

世界的瓜分

当欧洲人开始海外扩张时,他们采用了一项便利的原则,即他们有权把异教徒的土地占为己有而无须顾及有关的诸土著民族。还有一种至少得到葡萄牙和西班牙承认的原则是,罗马教皇有权分配任何不为基督教统治者所拥有地区的统治权。早在1454年,教皇尼古拉五世就下过一道训令,授权葡萄牙人占有他们在沿非洲海岸向印度行进时所发现的一些地区。当哥伦布从他确信自己已抵达东印度群岛的首次远航中返回时,西班牙朝廷担心葡萄牙人会提出反要求,遂敦促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承认西班牙的专有权。1493年5月4日,亚历山大教皇在亚速尔群岛和佛得角群岛以西100里格处划定一分界线;线以西地区授予西班牙,以东则授予葡萄牙。1494年6月7日,西班牙和葡萄牙议定《托尔德西拉斯条约》,将分界线再西移270里格。这一改变的结果是使葡萄牙获得了对美洲大陆上的巴西的所有权。

葡萄牙继达伽马远航之后在香料贸易中获得的财富,使其他欧洲国家狂热地探寻别的通往东印度群岛的航线。哥伦布寻找中国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并没有毁掉向西航行抵达亚洲的希望。从到那时为止发现的种种荒凉地带之间穿过也许仍是可能的。这是16世纪初出现的一类新的职业探险家的目标。这些探险家多半是意大利人和葡萄牙人—一当时最有知识、最富经验的探险家,他们乐于为任何愿意资助他们的君主进行探险。(意大利人中包括为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的亚美利哥韦斯普奇、为法国航海的约翰韦拉扎诺和为英国航海的卡伯特父子;葡萄牙人中则有胡安迪亚斯德索利斯、胡安费尔南德斯和斐迪南麦哲伦,他们都为西班牙航海。

麦哲伦是唯一一位找到通往亚洲的航道的人。西班牙派他去找这条道,是因为随着香料货物经常运至里斯本,西班牙人认识到在围绕香料群岛的这场竞赛中自己正被打败。西班牙声称《托尔德西拉斯条约》中规定的分界线是笔直环绕全球的,遂派麦哲伦去开辟西往亚洲的航道,希望至少香料群岛中的一些岛屿位于分界线的西班牙一侧。

在这一航海事业的伟大诗篇中,麦哲伦率领一支由五艘均为100吨位的帆船组成的船队,于1519年9月10日从塞维利亚起航,至10月,抵达如今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海峡,但是,由于海上波涛汹涌,他足足花了一个多月才穿过该海峡驶入太平洋。其间,一艘船失事,另一艘船被遗弃,他率领余下的三艘船沿智利海岸向北航行,至南纬50度处时折向西北。

在后面80天中,他们仅见到两座杳无人迹的荒岛。由于缺粮少水,麦哲伦和他的船员们患上了严重的“坏血病”。3月6日,他们驶抵一座岛屿,可能是关岛,在那里得到了粮食。同月16日,他们到达菲律宾,麦哲伦和其手下40名船员在当地一次战斗中被杀。残存的西班牙人依靠当地领港员的帮助,航行到婆罗洲,再从那里抵达他们的目的地摩鹿加群岛即香料群岛,他们最后抵达香料群岛的时间是1520年11月。当时已在那里的葡萄牙人毫不迟疑地进攻剩下的两艘西班牙船(还有一艘船已被丢弃在菲律宾)。尽管遇到重重障碍,西班牙人仍然获得了丁香货物,然后取道不同的航路起航回国。试图重越太平洋的一艘船因遇逆风而折回,被葡萄牙人捕获。另一艘船则成功地完成了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航行:它先穿过望加锡海峡、越过印度洋,然后绕过好望角,沿着整个非洲西岸北航。1522年9月3日,这艘唯一幸存的船—一船体严重漏水、船员已大批死亡的“维多利亚号”,缓慢地驶入塞维利亚港。不过,这一船香料货物的价值足以支付整个远征队的费用。

随后,西班牙人又派出了一支远征队,它于1524年到达香料群岛。但是,这次远征是一次惨败,因为葡萄牙人已在那里站稳脚跟,向他们挑战已无利可图。此外,西班牙国王当时正同法国交战,急需军费。因此,1529年,西班牙国王同葡萄牙签订了《萨拉戈萨条约》。根据这一条约,他放弃了对香料群岛的全部要求,并接受在香料群岛以东15度处划定的分界线;作为回报,他得到35万个达卡金币。这一条约标志着地理大发现史上一个重要章节的结束。葡萄牙人对香料群岛的控制直持续到1605年该群岛落入荷兰人手中之时,而西班牙人则继续对菲律宾群岛感兴趣,并最后于1571年征服它们,尽管该群岛位于《萨拉戈萨条约》规定的分界线以东。不过,此前很久,西班牙已将注意力转向美洲大陆,因为在那里发现了其价值和东方的香料不相上下的大笔财富。

伊比利亚的衰落

16世纪时,伊比利亚国家在欧洲的海外事业中遥遥领先,从东方的香料贸易和美洲的银矿、大庄园和种植场中获得了巨大财富。但是,到这一世纪末,它们却从其各自的领先地位急速倒退。法国、荷兰和英国正愈益成功地侵犯葡属东方帝国和西属美洲殖民地的权益。伊比利亚国家衰落的一个原因是它们卷入了16、17世纪欧洲的宗教战争和王朝战争。西班牙的人力和财富,在反对新教徒的战争中,在反对强悍的土耳其人的数次战役中,在反对皇室家族特别是法国人的竟争的斗争中,被查理五世和菲利浦二世耗尽。在发动这些战役时,西班牙统治者的过分扩张显然是致命的。他们试图不仅在海上,也在陆上扮演主要角色。他们的行动与后来英国的成功战略形成鲜明对照。英国的战略是:置身于大陆事务的外围,只在势力均衡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才进行干涉。这种战略使英国人能全力以赴地保护、发展自己的殖民地。而西班牙则和法国一样,将注意力集中于欧洲大陆,并不断地卷入欧洲战争。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就是,英国人能建立起一个世界范围的庞大帝国,而西班牙人却先后失去了对自己帝国的经济控制和政治控制。

虽然伊比利亚国家无可置疑地为国外纠纷所削弱,但致使它们长期衰落的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它们经济上一向依赖西北欧。它们在开始海外扩张以前是这样,在那以后依然如此。结果,它们也就不能利用自己新贏得的帝国所提供的经济良机;这些帝国同母国一样,受到西北欧国家的控制,成为它们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

伊比利亚国家的经济从属性同中世纪后期欧洲经济中心从地中海盆地整个地转移到北方是有关系的。这一转移的原因在于,北欧的生产力不断加速发展,使得波罗的海——北海地区新的大宗贸易(谷物、木材、鱼和粗布)能超越地中海传统的奢侈品贸易(香料、丝绸、香水和珠宝)。随着欧洲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迎合一般平民的大宗贸易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迎合少数富人的奢侈品贸易。

北方的贸易由汉萨同盟控制,汉萨同盟在波罗的海和北海起了威尼斯和热那亚在地中海所起的作用。16世纪,荷兰人建立起一支庞大、有效的商船队,很快将他们的控制范围扩展到大西洋沿海一带,从而逐退了汉萨同盟。此前,大西洋贸易一向由携带奢侈品向北航行的威尼斯人和热那亚人所控制,而如今,则由携带散装货朝南行驶的荷兰人控制。在这一新的贸易格局中,伊比利亚国家的经济从属性在输出品方面表现得很明显。它们的输出品几乎全是原料——西班牙出口的是酒、羊毛和铁矿,葡萄牙出口的是非洲的黄金和盐。作为回报,它们得到了各种冶金产品、盐、鱼以及它们自己的羊毛一这些羊毛已由外国加工成织物。因此,相对北欧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经济而言,伊比利亚国家像意大利各国一样,此时正从发达的状态衰落为落后的社会(意大利类似的衰落)。

这些经济落后的伊比利亚国家之所以能率先从事海外扩张,仅仅是因为它们幸运地兼备有利的地理位置、航海技术和宗教动力。但是,这一扩张没有经济实力和经济动力做后盾,这就说明了伊比利亚国家为什么不能有效地利用它们的新帝国。它们缺乏从事帝国贸易所必需的航运业以及能向西属美洲殖民地提供其所需的制成品的工业。诚然,有数十年西班牙的工业由于海外制造品市场的突然发展而受到促进,然而,约1560年前后,工业发展停止,随即便开始了长期的衰落。

似乎有常理的是,衰落的一个原因在于大批金银财宝源源流入国内,引起了急速的通货膨胀。西班牙的物价大致上涨为北欧物价的两倍,西班牙的工资仅略落后于剧增的物价,而欧洲其他地区的工资则控制得很低。这种膨胀使西班牙工业处于严重不利的地位,因为其产品过于昂贵,无法在国际市场上竞争。

至少与物价和工资的影胀一样重要的是西班牙贵族即伊达戈对国民经济和国民准则的破坏性影响。虽然贵族和高级教士合起来还不到人口的2%,他们却拥有95%-97%的土地。因此,约占西班牙人总数95%的农民几乎全都没有土地。剩下的3%是教士、商人和专门职业者,其中有不少人为犹太人;就任何经济或社会的意义来说,他们都不能算一个中产阶级。比起享有社会地位和声望的贵族,他们大大地黯然失色。因此,由于贵族看不起经营商业或从事工业的职业、认为它们有失身份,这一偏见便成为国民准则。这也不仅仅是无谓的虚荣,因为伊达戈的确拥有一切好处—荣誉、免税和地产。地产比商业或工业财富更可靠。所以,有成就的商人的志向是获取地产、购买陷入穷困的王室所出卖的爵位,从而抛弃自己的阶级,成为伊达戈。这种伊达戈精神的破坏性影响在经济的各部门—在对牧羊业而非农业所显示的偏爱里,在对勤劳的犹太人和穆斯林的驱逐以及议会对商业和工业利益所持的否定态度中—均可感觉到。因此,16世纪上半世纪中西班牙突然繁荣的经济最终衰退了。

这一衰退结束了克服伊比利亚传统的经济落后和对西北欧的经济从属的任何可能性。它也注定伊比利亚的殖民地陷于相应的落后和从属地位。先是荷兰人,接着是英国人,控制了同西、葡两国殖民地的大部分运输业。西北欧人不久还供应了巴西和西属美洲所进口的制成品的90%以及伊比利亚半岛本身所消费的制成品的大部分。虽然塞维利亚商会垄断着与殖民地的全部贸易,并以法律严禁外国人参与其间,但是,控制航运业并拥有殖民地所需的制成品的正是外国人。不可避免地,西班牙商人以他们自己的名义输出原属于外国商行、由外国制造的商品。此外,外国商人和金融家还煞费苦心地编造一连串谎言,通过代理人成为塞维利亚商会的成员。于是,合法成员为外国人经营的巨额代办交易很快就超过他们自己的合法交易。最终的结果从当时一位西班牙人以下这番抱怨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来:“西班牙人在经过漫长而危险的长期航行之后从西印度群岛运来的一切,他们以鲜血和努力获得的一切,外国人轻易、舒适地夺走了,运回自己的祖国。”

富有讽刺意味的是,西班牙海外事业的最后结果是进一步刺激西北欧迅速发展的资本主义经济,而在伊比利亚半岛,它仅仅提供了足够的财富,以阻挡早该实行的基本制度改革的压力。这就是帝国繁荣数十年后突然地、无可挽回地衰落的根本原因。

今天海湾产油国的情况与当年美洲金银流向伊比利亚半岛国家所带来的效应相类似。在这些国家,巨额的石油收入都浪费在外国奢侈品上,结果流到了外国工业化国家。当波斯湾油田枯竭时,石酒收人的流入将会停止,正如美洲金银的流入将会停止一样。届时海湾国家将会发现,他们的处境比伊比利亚国家的处境更糟,因为石油枯竭后,海湾地区剩下的只有黄沙和枯井。

老哥推广APP下载常见问题解决方法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