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夜路遇火把鬼

  从自身的利益出发,像对待昆虫似的,人类也一厢情愿将鬼分为两种,一种是坏鬼,有破坏性,如厉鬼、怨鬼、恶鬼之类,勾人的小命,吓吓人,把人不当人;另一类是好鬼,但也不是好品德的“好”,是好玩的“好”,有鬼心眼没坏心眼,逗人玩,寻开心。这里说的火把鬼就属于后面这种。


走夜路遇火把鬼配图
 

  晚上没节目,有些人喜欢串串门,说说笑话讲讲古,东家一碗擂茶,西家一把瓜子,鸡叫了才回。有月亮的晚上是没所谓,作天灯用,夜如白昼的。但月亮也有女人的坏脾气,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黑蒙蒙的,碰上心情不好,有时半个月也难得晴一回脸。所以就得走夜路。那时候农村还没有电筒,或者有也因为太贵买的人少,一般人就得打火把。也有些艺高人胆大的,像我父亲,每天晚上都到处串门,但从来不打火把,记得路,哪里一条沟,哪里一条坎,一本金刚册,闭了眼睛都晓得,叫他打,他嚷道:“打什么打?遭火把鬼呀?”

  火把是杉木皮做的,用稻草捆了腰。捆的力度要适中,不能太紧也不能太松,太紧了烧不起,走几步就灭了;太松了,就不经烧,走到半路就烧完了,一桶黑,那就喊天天不应的。提前扎好了,插在火塘里,要走了,这才点燃,不能用明火烧,取点n火末含了,出门就开始摇。n火末借了风,就开始燃,火光灿灿,照亮了眼前的路。但摇也有讲究的,不能太猛也不能太弱,太猛了就“呼”地烧起来了,太弱了就灭掉了。

  一个真正的摇火把的高手,他能准确地估算出路程的远近,路到了,火把也开始烧手了,而且,一路上,他摇得不紧不慢,能保持火把的最佳亮度。练到这个程度,殊非易事,我村之大,也就三、两个人而已。大多数的情况是,因各种原因,火把就突然欲灭不灭了,任凭你怎么折腾,反正就逼着你非得用嘴吹不可了。这是火把鬼瞅着空儿来了!

  遇到这种情况,懂道道的人是不会用嘴去吹的,灭了就灭了,扔了火把爬也要爬回去。但有些人不懂,急了就赶紧对着火把吹,吹得火星四溅的。忽然就感到嘴角什么东西暖暖的,猛抬头,原来是一张毛茸茸的脸,似兽不是兽,似人不是人,也在拼命地帮你吹着火把,吹的那个欢劲,好像吹的不是火把,而是泡泡糖。

  村里不少人都遇到过火把鬼,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大多数的人当然是吓得扔了火把屁滚尿流地跑。有两个是例外,一个是,他装着没看见,等吹旺了,他一脚踹去,那东西就“哇”的尖叫一声飞走了,是只猫头鹰;另一个是,两个一起吹,吹完了,说一声“多谢你郎家了”,然后递了一支烟过去了。那鬼有没有接他的烟,是怎么抽的,他没有说,谁也不晓得。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