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闹鬼的教学楼

  传说,每所学校里都会有很多常理解释不了的事。

  你不知道、不相信、不承认,只是因为你没遇到。

(一)

  校园正门前,东升倚在车边,“咔嚓”点着一支香烟:“真倒霉,今天居然停电了。”

  思源看着一片漆黑的学校,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想走,可现在真走不了。

  平日里人声鼎沸的校园,到了现在却是一片死寂。

  另一边刚下车的哲溢拍了拍他略微瘦削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的,一会我们去后门等着你。”

  思源一脸的不情愿:“要不我们先到后门,再不然你们就陪我进去呗……”

  东升吐了一个烟圈,不耐烦地说道:“你有完没完啊,就进去拿个钱包这么费劲,这是自己学校啊。”

  思源看了看旁边的哲溢,同样一脸无奈:“你拿了东西直接到后门去,我们就在那等着你。”

  看来今天要不是自己一个人进去,眼前这两人真会把自己看扁了啊。一想到这,思源一狠心头也不回翻墙进了学校。

  从墙上下来,脚落了地,心却一直悬着。

  “不害怕不害怕。”越是这么想,思源心里越是跳得厉害。

  思源胆子并不大,尤其怕黑。

  其实在平时,他们这样的坏学生,在大半夜跑到学校里来捣乱也是常有的事。可今天真是不一样,还没等到放学,就接到了通知,市内整修电路,学校晚上停电一夜,学生晚上不能在学校里逗留。

  可偏偏赶上自己倒霉,一伙三个人准备晚上出去放松下,却发现自己钱包落在了教室里,连带着偏偏是这么两个不好打发的朋友,思源只能趁黑到学校了。

  “走进教学楼,走上走廊,进教室门,走到座位边,拿到钱包,出教室门,穿过走廊,走出教学楼,一路跑到后门!”思源心里想着每一个细节,尽可能不在这里多待一秒钟。

  思源走到门教学楼门前,咽了一大口口水,平常随便出入的教学楼,到了现在,却仿佛是一个张嘴等着猎物的怪物。

  周围一片死寂,连带着路灯都没有亮,身后的道路上只有偶尔疾驰而过的车辆。

  借着幽幽的月光,思源认着路,一步一步迈上了台阶。

(二)

  走廊远处传来“嘀嗒、嘀嗒”的滴水声,惨白月光透过窗照在地上,思源静静走着,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教学楼的构造很简单,一条笔直的走廊左右分列着十几个教室。

  “嘀嗒、嘀嗒”。走廊里回荡着滴水声。

  思源走过第一间教室。

  “嘀嗒、嘀嗒”。滴水的声音越来越大。

  思源走过第二间教室

  “嘀嗒、嘀嗒”。

  思源不敢多停留一秒钟,急匆匆冲进了上课的第六间教室

  教室里位于走廊的另一边,连月光都照不进来。

  思源摸黑找到自己的座位旁边,手伸进抽屉里摸索着,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抽屉里东西太多了。

  “谁在那儿?”

  思源一个冷颤,连忙循着声音看去。

  还没来得及站起身,他便被突然来的强光晃得睁不开眼睛。

  “别照别照。”思源用手遮着眼睛迎着光看去,只见教室门口闪动的人影。

  “你是干什么的!”这声音一点点靠近。

  “我是这的学生,我东西忘这了。”

  “哦,是你这个臭小子啊。”手电的强光还照在思源脸上。

  思源看不清来人的脸,倒认识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平时打扫教学楼卫生的大姨,自己常常捣乱常被她抓住。

  “大姨,是我是我。”

  “大晚上的还在这干什么?我还以为招贼了。”那声音的主人几乎站到了思源跟前。

  思源仿佛遇到了救星,悬着的心一下子有了着落。

  “大姨,你能送我出去吗?这太黑了。”思源近乎乞求的说道。

  “可以啊,走吧。”她转过身,直接向外面走去,思源紧紧跟在后面。


午夜闹鬼的教学楼配图
 

  她在前面打着手电走着,思源甚至觉得赶上她有些吃力。

  “大姨,您能慢点吗?”还未等话说出口,突然脚底一滑,思源踉跄跌在了地上。

  他感觉到自己手上黏糊糊的,像是摸到了什么东西,一股强烈的味道刺激着思源的嗅觉。

  “怎么了?”那声音又从前面传来,与之而来的是手电的强光。

  在手电光照来的一瞬间,思源一下子看到了满目的猩红。

  那种红色绝对不属于第二种东西,自己此时正站在满地鲜血之上,自己身上这时肯定沾了不少鲜血。

  “啊!”思源一声惨叫。

  他抬起头,却赫然发现前面大姨的脸几乎贴在了自己脸上。

  月光照不到教室,却照进了走廊。

  这是思源才看清了前面人的脸!一张面目全非的脸!

  舌头那么长搭在嘴边,脸上到处流着鲜血,甚至看到了嘴里的牙齿,一只眼睛挂在脸上,蛆虫不断从眼眶里爬出来,另一只眼睛闪着红光,死死看向他。

  思源来不及多想,在本能下一下子跳起来直直向另一个方向狂奔!

  “别走啊小朋友。”那声音从后面传来,可这次思源只觉得通身的恐怖!

  思源不敢减速,死命跑着,他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别走啊,来送你出去啊!哈哈哈哈。”

  那声音回荡在整个走廊里。

(三)

  这条走廊好长,思源直直冲了出来。

  月光很亮,照得到处亮堂堂的。

  “什么人?”一声严厉斥问从前面传来。

  思源不敢停脚,直直撞进来人的怀里,

  “放开我!放开我!”思源感觉到自己手被抓住,拼命挣扎着。

  “冷静点,怎么了!”

  思源抬起头,月光直接照在来人脸上,那是自己的班主任。

  “思源,你怎么在这?”

  “老师!老师!有鬼啊!”

  “什么?你说清楚。”

  “就在里面!里面!老师你救救我!刚刚后面有个鬼追我!”思源被吓得有些语无伦次。

  班主任一脸诧异:“你这孩子做梦了吧?你看看后面。”说完举手把手电照向走廊里。

  思源回头看去,十几米的走廊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不可能!”思源猛然记起来什么!

  他抢过老师的手电在自己身上四处照着,自己身上和来时一样,根本没有想象中的满身鲜血。

  “你这孩子,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半夜来学校里!”

  “老师……”思源这时一点不想辩解,强烈的恐惧让他脑中一片空白。

  班主任拉起思源就往校门外走:“别多说了,明天你叫家长过来一趟。”

  思源任由他拉扯着,一直向校门走去。

  “嘀嗒、嘀嗒”。思源脑里不断传来滴滴的水声。

  “老师老师,你听我说,我真看见了!”

  班主任拉着他一句话没说。

  “她就在里面,舌头那么长,还有一只红色眼睛!”

  “红色的眼睛?”幽幽的声音传来。

  “对!红色的……”思源喃喃重复道。

  “你看!是这样的吗?”一张脸猛然伸到思源面前!

  霎时,思源看到自己的面前的人同样长出一张腐烂的脸!

  思源拼命睁开抓住他的手,拼命向校门外跑去。

  校门大敞着,思源一眼就看到了东升和哲溢挺在外面的车。

  “开车开车!”思源冲进后座向着前座大喊着。

  “怎么啦!怎么啦!”东升和哲溢被吓了一大跳。

  “没事没事。”看着自己离学校越来越远,思源逐渐冷静下来,他故作镇定地解释着,自己反正也没有事,自己刚刚经历的事,说出来他们也肯定不会相信,没准还会狠狠嘲笑自己一顿。

  “可你刚才在里面一直惨叫啊。”副驾驶座上的哲溢回头说道。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思源抱着头蜷缩在车后座上,他现在只觉得头皮发麻,自己浑身一点力气没有。

  “你确定没有?”熟悉的声音从前座传来。

  思源抬起头,只看到了前坐上两只红色的眼睛满脸怪笑盯着他。

  “我们可真是舍不得放你走啊!”

  “啊!”这一次,思源叫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绝望!都要撕心裂肺!

(四)

  东升生气的再次把烟头扔在地上,哲溢低头看了看手表。

  “这都多长时间了,他就是爬也都爬出来了吧。”东升看了一眼楼内。

  哲溢看着后门的园内:“再等等吧,没准一会儿就出来了。”

  “嗯?”远处一人影渐行渐近。

  “这儿呢这儿呢。”哲溢向着走来的人影招手喊道。

  东升看着低头走来的思源,扬声骂了一句:“干什么去了,让我们等这么久!”

  思源抬头不好意思笑笑道:“真不好意思,刚刚肚子疼,去了趟厕所。”

  “你倒还真有兴致啊,得了,快点走吧。”东升连忙地转身向车走去。

  哲溢挥挥手,招呼着思源上车。

  看着两人急匆匆往前走的背影,“思源”嘴角掠过一丝怪笑。

  他拍了拍略有些发鼓的肚子:“你这两个朋友,看起来味道可比你要好啊。”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