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斋饭

  这世上的鬼也如世上的人,有些好商量,有些却是不好商量的,非得弄点吃的喝的,揣的藏的,才肯走的。后者大多是些游魂野鬼,阴间里的贫下中农,穷鬼,没根没叶了,逢年过节端八腊没孝子贤孙烧钱供饭,只好厚着一张屁股似的脸找冤家,找一个是一个,往死里整,这情况有点像“59岁现象”。这些鬼找的冤家大多是细娃子,瞧着细娃子魂魄弱的时候,冷不丁地钻了出来,摄了魂去了。一般的情况,细娃子遭了吓,请人收个吓就行了,人鬼相安,但这些鬼却偏偏不。鬼高一尺,人高一丈,人看出了鬼的鬼把戏,无非是贪点小便宜,于是就有了话斋饭。

  话斋饭是一场人鬼圆桌会,双方讨价还价。鬼也是看脸色点颜料的,有些人说烂了嘴也没用,有些人有虎威,也有谈判技巧,一谈,就答应了。久而久之,每个地方都会涌现个把话斋饭的高手,声名极盛。


话斋饭配图
 

  我们那地方最有名的是郭银初,当过兵,生产队的队长,党员,体格骠悍,但说话结巴,平时磨子都压不出一个屁来,但偏偏就他屡战屡胜,没有在鬼手里打过败仗。有人起了疑,莫非这狗日的有什么法术?所以,就合议听听壁脚,看看他怎么个说法。

  不久,远村有细娃子遭了吓,懂收吓的人都请遍了,细娃子还是躺在床上脸如锡白,额头、胸口烧得如火炉,一家人哭得声音都哑了,没办法,只好请郭银初出马了。搞了一桌子菜摆在禾坪边,都是荤的,猪头、猪脚、鲤鱼、牛肉等,香烟纸钱烧了,氤氤氲氲的一片。此时,几个听壁脚的偷偷地跟了郭银初的后脚在竹蓬里藏住了。

  只见郭银初拖条椅子坐了,自顾自倒了一杯酒喝了,又倒了一杯,不喝,理了理嗓子,就说开了,并不结巴:“玉帝王母娘娘龙五西天三十六路菩萨七十二路神仙城隍土地东边来的鬼西边来的鬼南边来的鬼北边来的鬼,来来来,喝杯酒。”说着又喝了一杯,接着说:“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扫除一切牛鬼蛇神,三面红旗迎风飘,大家都读老三篇,为人民服务,向雷锋同志学习,努力治好淮河水……”“哗哗啦啦”地念了一遍毛主席语录,该念的都念了,就又喝了一杯酒,再接着说:“鬼呀,我看你也是没长眼睛,是个瞎眼鬼,四个口袋的不找,找我们这号两个口袋的有卵用?吃没吃的,穿没穿的,这桌席还是东家借西家借凑齐的。去去去,多吃点菜,多喝点酒,吃了喝了到桃江去,长沙去,北京去,多的是四个口袋的,吃得你屁眼里都流油……”

  躲在竹蓬子里的人差点笑出声来。

  做完了,抽了一壶烟,床上有了哭声,细娃子醒来了,闻着了空气里的鱼味肉味,嚷着要吃。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