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照上多出来的人

  大年初三,我有一场高中同学聚会。

  时光荏苒,我们已经高中毕业二十年了。这些年大家各奔东西,辗转天涯,为稻粱谋。当然,也有混得风生水起的。一开始都是同样的棋面,却渐渐走向截然不同的终局。


集体照上多出来的人配图
 

  “可惜了,学习委员陈大头那年高考失利,竟然自杀了。”身材走样,颇显老态的老班长指着酒桌上特意空出的一张椅子,举起酒杯,“来!为我们曾经同窗作战的陈大头干杯!”

  “干杯!”同学们都心有戚戚,感慨万千。不知不觉,人就这样老了,只有陈大头用死亡抵抗住了衰老。

  吃完饭后,老班长建议再拍一张集体照。大家欣然同意。

  老班长早有准备地从怀里取出一张发黄的照片,那是二十多年前的毕业照。看着照片上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再看看彼此额头出现的皱纹和鬓边的白发,大家的眼睛都有点红了。

  “大家自己找,按照当年站着的位置重新照一张。”老班长发布施令,虽然现在他不过一介布衣。

  大家都按照旧照片上的位置站好,只有老班长和我之间隔了一个惨白的空档。

  那是属于陈大头的灵位。

  “咔嚓”!生命再次定格。

  聚会后,大家各自散去。我们就这样,散落在天涯。

  不久后,身在外地的我高兴地收到了那张聚会的新集体照。

  但是在灯光下看了半天,我却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照片上无缘无故地多了一个人。

  杵在我和老班长之间。

  不!他还算是人吗?

  我恐慌地打了个电话给班长,“老,老班长,新照,照片上怎么出现了陈大头?他,他二十多年前不是死了吗?”

  “有吗?”老班长怀疑地说,“我这张没有啊!听说当年高考时你坐在陈大头前面,他问你数学最后一道题的答案,你明明会做,却给了他一个错的答案……他就那样差了一分才没考上大学……”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全身大汗地挂掉了电话。

  那张新的集体照被我压在从寺庙求来的护身符下,再也没有勇气拿出来欣赏。

  电话的另外一头,老班长打了个电话给照相馆,“谢谢老陈哦,你电脑PS的技术还不错嘛,二十年前的头像都能整到新照片上去。嘿嘿。”

  谁都知道老班长和陈大头最肝胆,但大家都忘记了,那一年高考,陈大头坐我后面,老班长却坐我前面,他们两个人都问我要答案。我都没给,不是我自私,是那年我太紧张,题目都做不完,根本没时间去作弊。

  没想到,老班长至今怀恨在心地整我。

  打完电话后,老班长得逞地又瞥了一眼新照片。

  藉着昏暗的灯光,他惊恐地发现,新照片上的陈大头居然,居然和他一样添了几缕白发,额头也出现了皱纹……

  我们就这样慢慢变老。谁也逃不掉,谁也逃不掉。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