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创业小组

  【另类创业】

  夜色的朦胧就像黑雾一样,将学校的第二教学楼团团围住,充满着诡谲和压抑,唯有从三楼某间教室的窗口露出的些许灯光才从这黑雾中挣扎出一些生气。


灵异创业小组插图
 

  此时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了,汪大力、郭嘉还有刘源三个人来到了302教室,他们的表情带着几分神秘,恐惧。

  郭嘉三人都是大学生,有着年轻人新奇的创意,再加上担心毕业找不着工作,便通过一些“招灵方法”,找来游荡在附近的鬼魂,借用鬼魂来创业,赚钱。

  当然,鬼魂之所以会帮忙,那是他们答应多给鬼魂烧一些纸钱,两全其美。

  “经过几天的‘创业’实训,我们对自己所选的方案有了基本的了解,那么我们就说一说经过和可实性吧。”郭嘉看了汪大力和刘源一眼。

  “嗯。”刘源和汪大力面面相觑,表情带着复杂,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郭嘉沉吟了一下,开始述说了起来。

  【免费空调】

  夏日就像蒸笼一样,三四十度的高温火辣辣地烤着大地,似乎就连身边的纸张都会悄无声息地自燃起来。所以,唯一驱热取凉的方法就是开空调。但是学校是新建的,很多宿舍楼都还未安装空调,有的宿舍安装了空调,但难以承受高昂的电费,我就想到了借鬼来降温的办法。

  众所周知,每当鬼出现的时候,周围的温度都会骤然降低,因为它们没有体温。几天前,我通过事先用过的“招灵方法”找来了一个鬼。那是一个面目腐烂,浑身都是血的鬼。

  刚刚开始,我有些害怕,但是我不能放弃这好不容易才想到的“创意灵感”。因为,只要“借鬼降温”的这个点子成功,那么钱和荣誉就全来了。

  赚钱的动力来源就是最近我喜欢上了学校的一个女孩,长得漂亮动人,正是我喜欢的类型。在这个动力的驱使下,我安排那个鬼住在了我们的寝室。我的室友都认为我疯了,一个个都搬了出去,这样我也乐得个清净。

  果然,我的猜测是对的,那个鬼这样直直地站在寝室中央,寝室的温度很快就降低了,闷热就像被蒸发的水,消失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喻的凉爽感。

  那几天,是我热天过得最舒服的几天,从鬼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凉之气让我感觉不到一丝闷热的存在,而且不像空调一样,需要浪费能源,破坏臭氧层,更关键的事,还不用花钱。

  几天后,我决定将“借鬼降温”的方案向全校推广,到时我就能发一笔大财。可是,很快我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几天后,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一股难闻恶心的腐臭味,让我作呕,那分明就是鬼身上的臭味,周围的人一见到我纷纷用鄙夷的目光看向我,绕道而行。

  不仅如此,我闻到什么东西或者尝到什么东西,都是一股腐臭味,就好像我吃的饭菜都是长在死人的身上一样,让这我十分恐慌。我立刻意识到了,鬼能将寝室的温度降低,同时,它身上带着腐臭味的阴气也传染到了我的身上。

  我还没来得及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情况却更糟了,差点让我吓破了胆。因为,没多久,我全身的皮肤,包括脸,都开始有了腐烂的迹象,就像捏一下,那些烂肉就会往下脱落。

  听到这,也许你们会认为“借鬼降温”是一个失败的创业点子,但是,我已经找到了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了。

  郭嘉的叙述到了这就停了下来,灯光忽然闪了几下,似乎在提示汪大力和刘源,郭嘉讲完了。

  郭嘉将自己的手伸了出来,皮肤有些溃烂,浮肿,布满了血丝,同时一阵腐臭味接踵而至。

  “我就说上次和你见面,怎么感觉你身上有股臭味,原来是这样。”汪大力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借鬼降温’经过你的亲身验证,这个‘创业方案’不是不行吗?你想到了什么办法去解决?”刘源好奇地问。

  “这个不急,现在轮到说你的‘创业经历’了。”郭嘉摇了摇头,不愿将自己的心得说出来。

  “好咯,那我说我的。”刘源耸耸肩,脸上掠过一丝恐慌。

  【鬼屋】

  其实说到借用“鬼”来创业,我真没想到有什么好点子。

  上个星期,我和朋友们去游乐园的鬼屋玩,从进口到出口,全程将近十分钟,我根本没有感到一丝的恐怖。

  鬼屋里的鬼不是做工太假,就是故意龇牙咧嘴,涂些红色的液体在身上,这些对于我们大学生来说,简直有些儿戏,难怪游乐园的鬼屋一般人去了第一次就不会去第二次了。

  走出了鬼屋,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那就是将鬼屋里的鬼换成真鬼,那么,恐怖和刺激程度会大幅度提高,逼真效果不言而喻。

  刚好,学校附近的那家游乐园里的鬼屋由于恐怖和逼真程度都有些幼稚,游客量少,收入惨淡,便打算转让。顺其自然地,我便接手了。

  由于我找来的鬼是一个真鬼,无论是表情和神态,让人看了就会浑身发冷,在加上全程十分钟,装作吊死鬼、饿死鬼、笑死鬼……飘来飘去,流着血,吐着血,这些都像一个专业的“演员”,让进入鬼屋的游客尤其是女孩子吓得魂飞魄散,冷汗直流。

  很快,鬼屋的名声传来了,再加上我们的学校就在附近,每天来鬼屋的游客络绎不绝,我的钱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

  我十分满意自己的这个“创业方案”,同时有了钱,我走路也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杆,有了自信,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可是,这样的情况持续没几天。

  有一天,一个长得高大的男孩带着他的女朋友来到了鬼屋。那个女孩撒娇着让男孩陪她进去玩一次,男孩却不屑地说,鬼屋有什么好怕的,那些鬼做得奇形怪状,再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太幼稚了。

  进了鬼屋之后,男孩以为“鬼”是工作人员假扮的,于是只要“鬼”一出现,他就故意戏弄那个“鬼”,对它拳脚相加,还时不时带着嘲笑。

  最终,男孩的无礼和羞辱惹怒了那个鬼,忍无可忍后,那个鬼当即露出全身腐烂的真面目,冲到男孩的面前,将男孩的身体大卸八块,鲜血流了一地,场面惨不忍睹。

  我万万没想到会有人死在了鬼屋,这可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很快,我就被男孩的家属告上了法庭,还好在进鬼屋的门口有一个“游客须知”,大体的意思就是出了什么事自己负责。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赔了一笔钱。

  都是那个鬼害的,我虽然气愤,但又无可奈何,只能重新再找一个鬼换一个鬼屋继续我的“创业之路”。

  可是,那个男孩死后怨气太重,再加上是一个新鬼,奈何不了杀死他的那个鬼,所以变成了鬼魂没后日没夜地来找我报仇。

  每天,它都会通过各种方法来吓我:比如我在食堂吃饭,吃得好好的,餐盘里的鸡腿就会变成一条全是血的人腿,那个人腿还会跳动;比如晚上我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只要一侧身睡,给床留出了空地,那个鬼就会突然和我睡在一起,我一转头就能看到它那扭曲恐怖的面孔……我知道,它要让我直到被吓死才罢休!

  刘源说完了自己的“创业历程”,额头不知不觉地溢出了冷汗,那是内心的恐惧所致。

  “很多鬼屋都是找工作人员假扮鬼,这样也导致了很多胆大的人故意戏弄鬼,所以说你这个‘创业方案’行不通了?”郭嘉问。

  “嗯。”刘源叹了口气。

  “你们两个的想法真的是天马行空……一个想到‘借鬼降温’,一个想要让鬼去吓人,不可思议。”汪大力感慨说道。

  “那你的呢?”郭嘉转头看向了汪大力。

  汪大力沉默了几秒,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突然打了个寒战,语气带着凝重:“我的想法比你们更加大胆……”

  【卖血】

  说白了,我们想要创业的最根本目的就是为了钱,为了生活。那么,鬼怎样能让钱来得又快又多?

  我忽然想到,无论是恐怖电影还是现实生活中,有鬼的地方都离不开触目惊心的鲜血,因为每当鬼出现的时候,身体都会血流不止,仿佛它们的身体是血做成的。从这个点出发,我立刻想到了,让鬼去卖血。

  加之我的女朋友刘丽丽虽然高挑漂亮,但是有些拜金。我能谅解她的虚荣心,毕竟这是漂亮女孩的通病。所以为了维系这段感情,我急需要钱。就在几天前,我就通过网上联系到了一家黑医院,约好时间后,我就带着鬼来到了医院。

  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领着我和鬼来到了地下室,地下室有不少单独的房间,我们走进了其中一间。

  房间里有不少的医疗设备和盛血的容器,这里应该就是医院的血库。

  医生拿出针管,将针头对准鬼手臂扎了进去。血顺着管子输进了容器,而那个鬼面无表情,没有丝毫的感觉。

  抽了几百毫升的血后,医生拔出了针管,给了鬼一根棉签。接着,他从口袋里拿了钱给我。

  第一次尝试,就有了钱,数目虽然少了些,但让我尝到了甜头,这就像口香糖,越嚼越甜。接下来,我开始加大了鬼的卖血量。

  从400毫升,加到了1000毫升,再到1500毫升,鬼的卖血量逐渐加大,医生也从最开始的惊讶到现在的习惯。

  金钱的贪欲迷昏了我的理智了,每天,我都会带着鬼去卖血,手里的钱越来越多,鬼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这让我兴奋又激动,我的这个“创业方案”成功了。

  可是随后我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随着鬼的卖血量增加,我头昏目眩、四肢无力的程度也越来越严重,甚至有一次走在路上,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同学将我送到了医院,医生得出的结论是,失血过多。

  我诧异了起来,我怎么会失血过多呢?

  直到有一天晚上,应该是半夜,迷迷糊糊地我在床上感到尿意,睁开眼想要下床上厕所时,愕然发现那个鬼站在我的床边,正抓着我的手臂。

  恐惧顿时冲昏了我的脑袋,我挣扎着想要将手抽出来,那个鬼却力大无穷,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没有反应。

  那个鬼面无表情地将我手腕处的动脉血管挖了出来,血管一直喷着血,它对着血管吸了起来……

  汪大力讲完了,吐了口气,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伸出了手腕,上面果然血肉模糊。

  “你的意思,那个鬼卖的血其实就是你的?”刘源匪夷所思地说。

  “这是恶有恶报……”汪大力叹息一声。

  就在这时,窗户忽然刮进来了几阵阴风,同时,一个脸色惨白的鬼爬了进来,猛地扑向了汪大力。“还我血来!”

  汪大力猝不及防,被那个鬼扑到之地,那个鬼扭曲的五官十分骇人,伸出锋利的指甲将汪大力的手臂挖烂,同时将他的血管扯了出来,就像喝饮料一样,放在嘴里吮吸了起来。

  一旁的郭嘉和刘源吓得魂飞魄散,汪大力显然活不成了,他们对视一眼,抛下了汪大力,撒腿就跑。

  【改进】

  一口气跑到了操场,郭嘉和刘源不停地喘着粗气,没想到汪大力会因此丧命。

  “看来找鬼卖血的这个‘创业方案’不行,汪大力太倒霉了。”郭嘉心有余悸地说。

  “报不报警?”刘源瑟瑟发抖。

  “报个屁,到时我们就不好解释了,毕竟我们的这个‘创业’是见不得人的。”郭嘉摇摇头说。

  “唉,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找鬼来创业。”刘源懊悔地说。

  “谁说不行?‘借鬼降温’就能向各大高校推广出去。”郭嘉自信地说。

  “你不是说‘借鬼降温’会让身体沾上腐臭味吗?”刘源问。

  “我已经找到办法了,只要在寝室喷一些空气清新剂,中和鬼身上散发出来的腐臭味,这样寝室就只剩下阴冷之气了。”郭嘉说。

  “那么就只能实施你的方案了,我们就抓紧时间吧。”刘源也是一个贪钱之人,很快就忘记了汪大力的死。

  “嗯。”郭嘉表情贪婪地说。

  【灵异体温】

  第二天,郭嘉和刘源来到了男生寝室一栋,这栋楼全都没有安装空调,住在寝室里的学生整天被热得鬼哭狼嚎。

  从一楼跑到顶楼,郭嘉和刘源宣传了“借鬼降温”的方法,打着“降温效果好,费用便宜”的旗子,可大多数人谈“鬼”色变,宁肯挨热也害怕和鬼共住一室。

  不过,有几间寝室胆子比较大,再加上实在忍受不了闷热,决定先付一半的钱,试一下效果。

  郭嘉知道他们是担心鬼会伤人,不过也好,只要有第一个人说好,其他的人一定会跟着来的。

  晚上的时候,郭嘉和刘源通过“招灵方法”找来了几个鬼,说了那个“两全其美”的计划后,那几个鬼分别住在了那几间寝室。

  就这样,“借鬼降温”创业第一步正式迈出,郭嘉和刘源兴奋不已,晚上在校外的烧烤摊吃了夜宵,用来报答今天的成绩。

  隔日,那几间试用“借鬼降温”的寝室享受了整晚的清凉后,十分满意制冷效果,付了整个夏季的费用。其他寝室也纷纷效仿,争先恐后地找上了郭嘉和刘源。

  郭嘉和刘源忙得手忙脚乱,晚上花了好几个小时,才将鬼魂安顿到各各寝室。

  看着今天的收入,郭嘉和刘源心里乐开了花。

  然而好景不长,一个星期后,一个名叫张俊志的男生找到了郭嘉和刘源。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体温变得只有十多度了!”张俊志的表情带着愤怒和惊恐。

  郭嘉感到十分诧异,用手摸了摸张俊志的额头,果然温度低得吓人。

  “我用了你们的‘借鬼降温’的方法后,寝室的温度确实变得很低,十分凉快。但是几天后,我忽然发现了诡异的事情,我的体温竟然变得和寝室的温度一样低了。”张俊志恐慌地说,“哪有这么邪门的事,一定是‘借鬼降温’的副作用!”

  听了张俊志的话后,郭嘉脸都白了,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变故。

  张俊志嚷嚷着让郭嘉赔钱,还要告诉学校其他人,揭穿郭嘉。

  就在这时,张俊志忽然拿手疯狂地抓起了自己的身体,锋利的指甲很快就将他的身体抓得残破不堪,鲜血直流。

  “冷,好冷啊。”张俊志浑身直哆嗦,从口袋里拿出了打火机,点燃了自己的头发。

  火吞灭了张俊志的头发,再加上血做燃料,很快张俊志就变成了一个“焦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尾声】

  郭嘉和刘源吓得四肢发软,没想到“借鬼降温”还有这样的副作用。

  郭嘉声音颤抖不已:“怎、怎么会这样?”

  刘源脸色惨白地说:“我猜是这样的,人的体内有‘三把火’,用来维持体温和防鬼的。长时间使用‘借鬼降温’的方法虽然能让周围的温度变低,但同时会让体内的“三把火”熄灭。”

  郭嘉还抱着侥幸心理说:“也许这是特例吧。”

  很快,郭嘉的这句话证明是错的。很快,张俊志的死还没结束,其他寝室用了“借鬼降温”的人纷纷找上了郭嘉和刘源。他们的情况和张俊志一样,体温都变得很低,一个个嚷嚷着让郭嘉和刘源赔钱,有的还将这件事报告了学校。

  如今事情已经演变成现在的局面,学校铁定待不下去了。郭嘉心神交瘁,狼狈不堪地躲在了校外,找了一个破出租屋暂住了下来。

  学校这几天陆陆续续又有几名学生诡异死亡。有的将自己活煮了,有的将自己烤了,这场悲剧的始作俑者无疑就是郭嘉。

  过了几天良心备受煎熬的生活,郭嘉再也忍受不住了。要不是他为了钱,提出了用鬼来创业,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学校也不会有这么多无辜的学生死去。

  虽然内心过意不去,但是郭嘉知道,要是自己被发现的话,一定无法回头了。这时,他忽然接到了刘源的电话。

  刘源冷冷地说:“郭嘉,我已经撇清了这件事,‘借鬼降温’的主意是你提出来的,和我没有半点关系。而且,我家里的人已经请了道士给我做了法事,那个鬼再也不会纠缠我了。”

  郭嘉气愤不已:“你别太无情了,你自己不也是为了钱要和我一起推广‘借鬼降温’吗?”

  刘源冷笑一声:“哼,你还好意思说我无情,我就问你汪大力是怎么死的?让鬼去卖血赚钱的主意是不是你告诉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死?”

  郭嘉语气软了下来:“你、你怎么知道?”

  刘源说:“我早就知道你喜欢刘丽丽了,但她是汪大力的女朋友。所以,你为了得到刘丽丽,故意提出用鬼来创业的主意,一个目的是为了钱,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害死汪大力。我已经将这些是全都和警察说了,他们很快就会抓你归案的……”

  郭嘉面如死灰,手机从手中滑落。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