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油茶

  “近日,频频有无头尸体被抛在荒郊,凶手为了毁掉人物特征而选择割走人头,给警方的辨认工作带来了很大困扰。据检测,被害人的遇难时间均为深夜,呼吁大家天黑后尽量避免外出……”电视机刺啦啦地响着。

  我洗完澡,用纸捏起地漏上一团黑黑的头发,扔进了垃圾篓。地上、毛巾上、枕头上,到处都是烦人的掉发。这应该归咎于熬夜写稿,每次天蒙蒙亮时才睡,而醒来时都已近黄昏。我对着镜子摸了摸越来越稀疏的头发,然后随手一扎,出门觅食。


脑油茶
 

  楼下辣鸭脖和包子铺中间开了家新店——“脑油茶”,古朴的木招牌上这么写着。我探头走了进去。

  “姑娘,要来碗脑油茶吗?”一个满脸皱纹的婆婆转过身来笑着说,“别人家的油茶都是用羊骨髓做的,我家是用羊脑做的。不仅比别人家的更香醇,而且吃啥补啥,滋补着呢!多吃几次,连头发都更浓更黑了!”

  我自然是买了一碗来尝。老婆婆舀油茶时佝偻的背影,让我想起了去世多年的奶奶,顿时倍感亲切。幼时冬天打雪仗玩累了,奶奶就“茜茜、茜茜”地唤我回来。我坐在火炉旁烤手,奶奶就笑着给我盛一碗热乎乎的脑油茶。

  我捧着脑油茶小口嘬起来。口感滑腻油润,香气浓郁,比一般的油茶更胜一筹。

  从此,我便固定在傍晚去老婆婆那里吃一碗脑油茶。果真是吃啥补啥,自己掉发的情况好转了很多。然而,杀人割颅的恶性事件却越来越沸沸扬扬。我隐隐觉得有些蹊跷。

  “老婆婆,你这做油茶的羊脑是从哪儿弄的呀?真是好。”我用木勺来回搅动着油茶问。

  “绝对是别人弄不到的好脑子,你就放心喝吧。”老婆婆转过身来笑着说。

  可最近我开始频繁地反胃,浓重的腥味不停涌上口腔,失眠也越来越严重,就算睡着了也会梦到脑油茶店的老婆婆把人头凿开,将人脑拉扯出来强行塞进我的嘴里。

  我终于受不了了。我冲进挂着古旧招牌的油茶店,发狂地吼:“你的脑油茶到底是什么做的?”

  “茜茜,别再为了偷脑子而杀人了。跟我一块走吧。”老婆婆转过身来,却变成了奶奶的脸。我像是回到了童年般,愣愣地走过去拉起了奶奶的手。

  “昨日,前来收取房租的房东发现了一具女尸,死因是死者长期熬夜导致脑肿瘤,在洗澡时引发了脑溢血。并且在其住宅里发现了近日无头尸体所丢失的人头,均被开颅取脑,手法极其残忍……”依旧开着的电视机刺啦啦地响着。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