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的饿死鬼

  【消失的内脏】

  劳累的时间过得特变缓慢,莫小莫和室友洁洁周在大街上发了一天的传单,早已疲惫不堪,等会回餐厅还要打扫卫生,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

  她们二人在餐厅当服务员,算是兼职,但是餐厅的老板是一个“压榨狂”,餐厅没客人的时候就让她们去发传单,实现人力利用最大化,弄得她们心力交瘁。要不是工资丰厚,她们早就想辞职不干了。

  夜色渐浓,莫小莫和洁洁周回到了餐厅。餐厅已经到了打烊的时间了,里面空无一人,就连老板也不知道去哪了。

  两人坐在一旁休息处的沙发上,身体慵懒地埋进去,等着老板回来,结算一天的工资。

  “你说这大晚上的老板去哪儿了?”莫小莫问。

  “不知道,也许是有什么事吧。”洁洁周回答道。

  “累了一天,靠在沙发上休息一下舒服多了。”莫小莫一脸的享受。

  “我现在没半点力气了,累得好像身体被掏空了。”洁洁周疲惫地说。


吃人的饿死鬼
 

  休息了一会,莫小莫的精神恢复了不少,再加上她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正想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老板时,无意间瞟了沙发一眼,顿时吓得脸都白了:深色的沙发被鲜血浸湿了,正源源不断地往地板上滴着血。

  莫小莫仔细一看,发现这些血全都是从洁洁周的身上流出来的。此时,洁洁周依然闭眼瘫软在沙发上,她的身体就好像一个被放了气的气球,正慢慢地变得干瘪,这些血正是从她身上无数个毛孔里溢出来的。

  “洁洁周,你怎么了?快醒醒啊!”莫小莫害怕了起来,摇晃着洁洁周的肩膀,可是洁洁周毫无反应。

  洁洁周的脑袋歪耸在一旁,躯干没了立体感,肚皮和背部就像两张轻薄的纸片,贴在一起,之间的血肉筋骨仿佛全都消失不见了。

  恐慌犹如潮水袭来,莫小莫赶紧抱起了洁洁周的身体,想要送到附近的医院。然而就在这时,“吧唧吧唧”咀嚼的声音从洁洁周的脑袋里传了出来,同时一股鲜血混合脑浆的液体从洁洁周的眼睛和鼻腔里喷溅了出来。

  莫小莫触电似的将洁洁周放回了沙发,吓得浑身发抖。

  显然,洁洁周已经没救了,有个“看不见”的东西将洁洁周的身体掏空,并且吃掉,甚至就连脑浆都不放过。

  这个时候,餐厅的老板回来了,看到了这血腥而又恐怖的一幕,脸色大变。

  “怎、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了?”老板惊骇不已。

  莫小莫恐慌又难过,在脑中理好思绪,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莫小莫说完后,老板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眉毛紧锁在一起。

  莫小莫看出了老板欲言又止的样子,忙问:“老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老板吞吞吐吐地说:“没、没什么?”

  “洁洁周在餐厅离奇死亡,你肯定有责任的,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莫小莫问。

  老板咽了口唾沫,愁眉苦脸地说:“唉,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了这里不干净,没想到竟然真的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掏内脏】

  原来上个月,也就是在莫小莫和洁洁周还没来餐厅之前,餐厅有一个服务员叫琳琳哒,同样为了生活费在餐厅吃苦耐劳,深受老板赞赏。

  有一天中午,店里来了一位客人,也许是他性急的原因或者由于刚拖过地,地面很滑,他一不留神,一头栽在餐桌的尖角上,当即头破血流,被紧急送往医院。

  然而由于失血过多,这位客人抢救无效,死了。

  故事到这,以老板赔了一笔钱了事为结局。但是,这就像埋下了一颗恐惧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厨师发现每到深夜都会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厨房偷吃东西。

  一个星期天,生意特别好,尤其是中午和晚上,琳琳哒忙得不可开交,恨不得再分身出一个自己。好不容易到了十一点多,餐厅的客人渐渐散了,她便开始和其他的服务员收拾残局。

  过度的劳累让琳琳哒疲惫不堪,她没有急着下班回学校,而是在餐厅的休息处的沙发上休息,缓一缓疲劳。

  而这个时候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琳琳哒突然变得十分痛苦,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腹部传来,蔓延至全身。她痛得脸色苍白,冷汗直流,捂着肚子,倒在地上不断地抽搐。

  当时老板也在场,束手无措,决定打电话给120。可恐怖的是,琳琳哒的肚子突然鼓起来,然后爆裂。这个时候,恐怖的一幕也随之暴露出来,琳琳哒的身体里竟然有一个只有半身的鬼,而且这个鬼正是上次那个客人,它伸出沾满血的手臂将琳琳哒身体的心脏、肺、胃等器官全都掏了出来,放在嘴里“吧唧吧唧”地咀嚼着。

  客人的鬼魂将琳琳哒身体里的器官和内脏全都掏出来吃掉了,不过似乎它还没吃饱,竟然狠狠地将琳琳哒的头盖骨挖开,将头部组织掏出来放在嘴边吸允干净。

  就这样,琳琳哒的身体被这个鬼掏得一干二净,干瘪的身体瘫软在地,没了呼吸。

  这件事后,老板十分害怕,然后托人请了一位道士来餐厅做法。

  在道士的分析下,老板得知了琳琳哒为什么会被客人的鬼魂缠上。原来,客人在餐厅意外身亡,怨气很重,再加上他来餐厅是为了吃饭,肚子都还没填饱就死了,自然而然变成了饿死鬼,游荡在餐厅不愿离去,目的就是害人,吃人。

  但是阴阳殊途,鬼魂在人间不能随便害人,因为人的身上有阳气护体。但是如果人在极度劳累疲惫的情况下,对外界的防御和警惕就会降低,阳气减弱,这个时候就很容易被鬼魂入体——这也是为什么人在睡觉的时候或者生病的时候特别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的原因。

  那天琳琳哒过度劳累,所以才会被客人的鬼魂轻易上身,然后身体被掏空,惨死于餐厅。

  【客人的骚扰】

  老板叹息道:“原本我以为那个道士故弄玄虚,而今晚发生的事让我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

  莫小莫心里充满了不可思议,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洁洁周太可怜了。

  “今晚掏空洁洁周的身体的鬼魂是谁?”莫小莫问。

  “上次道士做法已经让客人的鬼魂魂飞魄散了,这次一定是琳琳哒的鬼魂,她被鬼杀死,怨气难消,所以要来害人。”老板回答道。

  “这么说的话,只要餐厅里有人过度劳累的话,阳气减弱,那么琳琳哒的鬼魂就会趁机作祟,又会有其他的悲剧发生。”莫小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是的,可惜上次那个道士还在恢复当中,所以我现在也无能为力。”老板无奈地耸耸肩。

  莫小莫暗自思索,万一客人在餐厅吃饭被琳琳哒的鬼魂杀死,那么作为负责人,老板肯定要赔大笔钱,可老板没有选择关闭店门,也不想办法找其他道士,难道这其中有什么文章?不管怎样,她不仅是餐厅的员工,也是洁洁周的朋友,要想办法让琳琳哒的鬼魂魂飞魄散,让餐厅恢复安宁。

  很快,警察来了,由于洁洁周死法过于诡异离奇,所以迟迟未能有进展。

  在此期间,莫小莫的男朋友邓豪一直在餐厅外等着莫小莫下班,见餐厅发生了命案,急忙拉着莫小莫的手问她事情的经过。

  看到男友如此关心,莫小莫心中一暖,将今晚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

  听完后,邓豪当即脸色一变,喉咙滚动几下,却没有出声。

  邓豪的反应让莫小莫感觉有些异常:“你怎么了?”

  “其中有很多细节你老板没和你说吗?”邓豪问。

  “什么细节?”莫小莫忽然想起了先前对老板的怀疑。

  “其实,客人的死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餐厅的老板……”邓豪开始娓娓道来。

  琳琳哒在餐厅工作得兢兢业业,服务态度很好,而且长得很漂亮,很多客人都是因为她成了店里的回头客。

  上次那位客人就是其中一个,他是一地痞,整日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一次在餐厅吃过饭后就被清纯可人的琳琳哒吸引了,于是开始有了歪心思。

  从那以后,他每天都会去餐厅吃饭,趁着这个机会骚扰琳琳哒,对琳琳哒动手动脚,这让琳琳哒十分愤怒,但碍于身份,不好发作,只能强忍。

  一段时间后,琳琳哒实在难以忍受心中的厌恶了,当那位客人再次调戏她时,她一个巴掌打在了对方的脸上。为了这件事,她被老板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还扣了半个月的工资,并且教育她,顾客就是上帝,什么事都要忍在肚子里。

  此后,琳琳哒只能忍气吞声,不过她还是忘不了小报复。那天餐厅刚拖完地,那位客人又来就餐,期间去了卫生间,于是琳琳哒趁机将一些泡沫水倒在客人餐桌旁的地面上,想让客人摔一跤给个教训。

  可是后面发生的事让琳琳哒吓破了胆,客人的头栽在餐桌的尖角上,太阳穴直接破了个血洞……

  因果循环,琳琳哒不久后也离奇死亡,但是她心中怨气极重,要是餐厅的老板对员工多一些关爱,多一些人性,那么她就不会对客人小报复,更不会有后面的事。所以她变成了鬼魂,让餐厅不得安宁。

  【邪恶的老板】

  听完了这个故事,莫小莫的心中升起了一个疑问:“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忘记和你说了,我和琳琳哒是社团的社友,互相认识,她经常跟我抱怨在餐厅遭到骚扰。”邓豪解释道。

  “可是,既然老板知道琳琳哒的鬼魂因为对他有怨恨,所以才在餐厅作祟,那他为什么不去找道士来做法呢?”莫小莫不解地问。

  邓豪摇摇头说:“那我就不知道了。”

  “我们只能明天去找道士询问让琳琳哒的鬼魂消去怨气的办法了。”莫小莫说。

  “嗯。”邓豪点点头。

  回到了寝室,看着洁洁周空荡荡的床,莫小莫失落不已,相处两年的室友就这样和她阴阳相隔了。

  一晚上就这样地过去了,第二天上午,莫小莫就联系到了老板口中的那位资深的道士,并且约好见面。

  邓豪由于身体不舒服就没有来了。

  来到见面的小院子,莫小莫将遇到的事说给了道士听。

  道士听完后,摇摇头说:“我并没有去餐厅做过法事。”

  “什么?”莫小莫惊讶地说,“可是老板是这样说的,他为什么要骗我?”

  道士沉思片刻:“只有一个解释,你的老板是个鬼。”

  “什么?”莫小莫心中一惊。

  “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知道了。”道士开始娓娓道来。

  那家餐厅是一个诡异的存在,因为每次来了新的服务员后,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离奇死亡,而且身体都会被掏空,惨不忍睹。

  造成这种恐怖现象的原因是这家餐厅的老板是一个饿死鬼,阴阳殊途,饿死鬼自然不会吃正常的食物,而是吃人。不过人的身上有阳气护体,所以老板必须让服务员过度劳累,降低自身的防御和警惕以及对鬼魂的免疫,这样才能上人的身,为所欲为。

  老板经常雇佣年轻人来餐厅当服务员,并且开出丰厚的工资,目的就是吸引他的“盘中餐”。

  听完道士说的话后,莫小莫吓得花容失色,事情转变得太快了,没想到老板竟然是一个饿死鬼。

  “掏空琳琳哒和洁洁周的身体的那个鬼也就是老板了?”莫小莫不敢相信地问。

  “没错。”道士说,“老板骗你只是想让你放松对他的警惕。”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莫小莫没了主意。

  “你是老板的下一个‘猎物’,估计他很快就会对你下手了,所以你要做的就是随身准备一瓶黑狗血,在适当的时机喝下,到时老板上你身时就会被黑狗血腐蚀。”道士给莫小莫开了一道保命符。

  也只有这样了,莫小莫点了点头,离开了院子。

  【阴险的男友】

  回到了学校,莫小莫看到了在操场上正在打篮球的邓豪,生龙活虎的,看不出身体不舒服。

  莫小莫也没在意,拉着邓豪走到一旁的大树底下,将餐厅的老板是鬼的事说给了他听。

  “没想到始作俑者竟然是餐厅的老板。”邓豪思索片刻,“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估计老板很快就要对我下手了,所以我决定按照道士的方法,喝下黑狗血,老板上我身的时候就会被腐蚀。”莫小莫咬咬牙说。

  “嗯,只有这样了”。邓豪怜爱地摸着莫小莫的头发,“小莫,你放心,我会在周围保护你的。”

  又是一个星期天,餐厅生意不错,客人络绎不绝,莫小莫忙累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才如释重负地在休息处的沙发上休息。

  这个时候客人已经全都走了,老板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空荡荡的餐厅显得格外阴冷。

  莫小莫感觉空气中丝丝凉意涌入体中,她的背脊也被一股寒意包裹。

  莫小莫将心中的恐慌压在心底,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她迅速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瓶黑狗血,这是几天前准备好的,也顾不得恶心不恶心,直接打开了瓶盖,一口饮下去。

  喝完黑狗血后,莫小莫感觉体内的阴冷之气正在消散,一股暖和的感觉涌向全身。

  就在这时,莫小莫的身体里传来了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与此同时,一个“血人”从她的身上分离出来。

  莫小莫大惊失色,定眼一看,果然发现那个“血人”正是老板的鬼魂,它的身上正发出“嗤嗤”的声音,血肉不断地被腐蚀,变成一团团烂肉。

  “小莫你……”老板的鬼魂痛苦不已,全身正在慢慢地腐烂,面目全非。

  “你这个害人的恶鬼,魂飞魄散就是你的下场!”莫小莫冷哼一声,不留情地说。

  “小莫我求求你救救我,我给你钱,我给你涨工资……”老板的鬼魂气息奄奄地说。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要为洁洁周报仇!”莫小莫对老板的鬼魂没有半点怜悯。

  老板的鬼魂挣扎了一会,变成一团血水,魂飞魄散了。

  结束了吗?莫小莫的双腿发软,踉跄了几步坐在沙发上,平复紧张的情绪。

  这时,邓豪走进了餐厅,他已经目睹了老板的鬼魂魂飞魄散的一幕。

  “小莫你太棒了。”邓豪的表情十分兴奋。

  忙累了一天,再加上斗鬼,莫小莫体力已经透支了,不过看到自己的男友一直在周围保护自己,她还是勉强挤出笑容:“餐厅的老板已经魂飞魄散了,一切都结束了。”

  “哈哈……”邓豪异常兴奋,“它终于死了,这下再也没有鬼抢我的地盘了。”

  听了邓豪的话,莫小莫神情一凝:“你的地盘?”

  “没错。我才是这家餐厅的老板,雇佣年轻人来餐馆当服务员,在他们劳累时上他们的身,掏空他们的身体。可是……”邓豪的脸色开始发白,身上也散发出阴冷之气,他指着地上那滩血水,“这个鬼竟然将我赶出了餐厅,成为了餐厅的老板。它的法力比我高,无奈,我只能借你之手除掉它。”

  “你、你……”莫小莫惊骇无比,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变故。

  “现在一切都好了。”邓豪脸上的皮肉开始脱落,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你别得意,我明天就找道士让你魂飞魄散!”莫小莫说。

  “你认为你还能活到明天吗?”邓豪嘲笑道。

  强烈的恐惧感如潮水袭来,莫小莫反应过来,此时她疲惫不堪,阳气减弱,十分容易被鬼魂缠身。看着邓豪一步步走来,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