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的花猫

  听说前几天,老张家的儿子说胡话了。

  这事儿该从哪里说起才好?就从老张家那只猫说起吧。


通灵的花猫配图
 

  老张家的儿子小张是个乖娃娃,见天儿埋头学习,两耳不闻窗外事,就那一回,偷偷从外头拎回一只淋了雨可怜巴巴的小花猫,老张发现了,就把儿子臭骂了一顿,说是家里连你都他娘的养不起了,老子管你猫么。

  这话是这么说吧,最后老张还是拗不过忽然倔起来的儿子,最后默认让小花猫待在家里,但吃喝拉撒一概不管。

  小花猫在老张家养了十几年,渐渐变成了一只老花猫。老张家里确实穷,这花猫也就是在活着和饿死的界限两边徘徊,瘦成了皮包骨头,后来实在熬不过去,死了。

  这不怪小张,小张能给猫的都给了,要么猫不会活上十几年,如果不是小张,可能那时某个雨天里,那猫早在街头冻死了。

  这事儿我是听我女儿跟我说道的,她和小张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就听了这回事儿,回来又告诉了我。

  花猫死掉,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小张现在上了省里的一本大学,眼见着老张家的苦日子就要到头了。

  就在小张今年寒假回家过年的时候,小张开始说胡话了。

  听隔壁七大姑八大姨在念叨,我也就跟着八卦一下。

  她们说,小张前几天晚上在家里吃饭。这小孩平日里沉默寡言,啥事儿都不吭声,那晚却吃着吃着,忽然叫了老张一下。

  可叫的不是“爸”,是“张全德”,也就是老张的本名。

  老张吓了一跳,抬头看他。

  小张一字一句,平稳地说道:“有一件事我没敢说出来。其实,我不是你儿子,你儿子在很多年前和我换了身体。你儿子现在已经死了。”

  张老头送到嘴边的一口热饭,张着嘴却没吃下去,一直举着,慢慢地就冷掉了。

  大家都不懂小张这话是啥意思,但我一听,心里直犯怵。

  小张的意思,估计是当初他好心救了那只花猫,但他的身体不知何时开始就被花猫抢占去了,真正的小张早在花猫的身体里孤苦死去了。

  这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真正可怕的地方是如果这是真的,现在的小张,应该如何对待他?还有为什么他要选在这个时间说出来?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你别笑话我迷信,我之所以一把年纪还疑神疑鬼的,是因为小张去上大学之前,我见过他一面。

  站在阳光下的他面带倦容,苍白得像是透明一样,但是真正让我在意的,是他的瞳孔。

  他的瞳孔,缩成了一条缝。

  由于人的眼珠子整个儿是黑的,瞳孔那儿一般看不清楚,但那会我打算送他的土特产一不小心松手掉在地上,小张弯了腰打算去捡,我比他快一步先捡起来了,一抬头,刚好就在极近的距离,那会阳光又大,正好让我给瞧见了。

  像我们这种乡下地方,狐狸啊,猫啊,先辈对这些东西很敏感,我们这儿留下了许多口耳相传的传说。虽然到我们这一代,破除迷信的口号打得顶天儿响亮,这些传言也就渐渐没人提起了,但我们这儿有猫神和狐狸神的寺庙,到现在还保存着。

  于是老张前些天急赶着去猫神的寺庙里祭拜,能花的钱全花了,啥样的祭品都端上去了。

  好像小张也被老张撵着去了,只不过他一直站在一边,一言不发,不会不耐烦,但也坚决不跪。

  但是听说回来之后,小张莫名地发起高烧,连日不退,老张请了医生,医生直叹气,说没办法,烧得太严重了,必须去医院看,这烧是病带起来的,看了也不一定能好。可老张刚花完钱祭拜,哪还有钱给小张看病?

  那几天里,老张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男人,成天在家里哭。

  也就是昨天的事儿,老张半夜三更忽然来敲我家的门。

  我带着一肚子气起床去开门,还没骂上几句,门刚一开,老张就噗通一声朝我跪下了。

  他说猫回来了。

  我问什么猫。

  他说好几年前死掉的老花猫,又被小张抱回来了。

  我心里的火气瞬间凉了。

  老张为啥来找我?原因是那座猫神庙,就是我爷爷建的,我爸做了一辈子看护人,到我这一辈,又把庙子交给我了,所以说我还顺带的是个猫神庙的管理员。

  我虽然心里也害怕,但是老张在我家门口又跪又哭也不是办法,我只好先跟他去看看,实在不行就回来问问我爸,兴许老一辈人家有老一辈人家的办法。

  到了老张家,小张坐在床边,脸色看起来还很苍白,但看不出来连日病重的样子,反而苍白之中还透着一丝血气。他怀里的确抱着一只花猫,但花猫的毛像是被开水浇过一样,不均匀地脱落,看起来又脏又难看。

  看到我们,小张抬起头,冲老张喊了一声“爸”,冲我喊了一声“叔叔”。

  我和老张对视一眼,谁都搞不清楚状况。

  老张朝他大叫你是谁。

  小张却好像失忆了一样,皱着眉,好像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跟老张借了手电筒,走上前去,拿手电筒照,挨得很近,看小张的眼睛。

  他的眼睛没有缩成一条缝。

  就在这时,极近的地方忽然发出一声猫叫,吓得我急忙往后退开。

  一看,原来是小张手里的猫。那只猫眼睛都翻白了,但还能动弹,看起来相当诡异。

  我问他这猫不是老早死了么。

  他不回答,过了一会儿,又抬头看我,说:“你看,它死了。”

  果真,那只老花猫躺在小张怀里,彻底闭了眼睛。

  后来,小张的病莫名其妙就好了,也再没有说过胡话,但问起那些事情,小张都一脸茫然。

  这件事儿在我们村里又掀起一股迷信热,尤其猫神庙前见天儿挤得人满为患。

  我自个儿也觉得,猫神庙果然有作用,这种神神鬼鬼的东西,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可是我爸听了,却直摇头。

  他说,那只花猫,帮小张度了一劫啊。

  我想了想,觉得也应当是这么回事儿。刚好在发烧前几天小张说出这些胡话,也不是毫无缘由的。

  一切的真相,或许只有小张自己知道了。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