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变

  “你真的决定送孩子去那家幼儿园?”妻子皱着眉头问道。

  他点了点头。

  “可是,邻居们都说那家幼儿园里曾经死过孩子……”妻子转头望了望,不远处蹲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孩子,不安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他一脸烦躁地打断了妻子的话,“孩子现在这个样子,能有幼儿园去就不错了。”

  “可是……”

  “别可是了!”他狠狠地瞪了自己妻子一眼,大声地吼道,“孩子现在这个样子,还不都是你的错!”

  妻子慢慢低下头,大滴大滴的泪水从眼眶中流出。

  一直蹲在角落里的孩子,突然歪歪扭扭的站起身,艰难的转过身后,一步又一步地走到了妻子的身边。

  “嘛——嘛?”嘴角不停有口水渗出的孩子,扯了扯自己母亲的裤脚,口齿不清的说道,

  “不——哭。”

  满眼泪水的妻子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异变
 

  第二天的入园手续办的非常顺利。第一眼看去如同屠夫一般的院长,意外的异常温柔。

  “林先生,您放心吧。”身材魁梧的园长,乐呵呵的对他说道,“我们一定会像照顾自己孩子一样,认真照顾您的孩子的。”

  “那……那我们就放心了。”他扯掉西装上孩子的手,像扔一个货物一样将孩子扔给了屠夫园长。

  龟缩成一团的孩子,艰难的转了转头,对他喊道,“八…怕…”

  “乖,不用怕的,幼儿园里有好多好多可爱的小朋友,和好多好多好玩的玩具。”屠夫院长张了张自己那张大的诡异的嘴,笑着说道,“你很快就会喜欢上这里,到那时候,让你走你也不会走的。”

  “希望真的能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他一脸厌恶的转过身,快步向不远处的汽车走去。

  在他身后,屠夫一般的园长,从口中吐出长长的红色舌头,舔了舔孩子的脸。

  七天以后的傍晚,他结束工作后回家。

  推开门,以前一定会坐在餐桌前等他的妻子不见踪影,走进厨房,以前一定一尘不染的水槽里,堆满了未洗的碗筷。

  他脸色发青的拿出手机,开始拨打妻子的电话。

  足足一分钟之后,手机里才传来了妻子的声音。

  “老公,你找我有事么?”

  “我找你当然有事!”他大声的在电话里吼道,“你现在人在哪里?我的晚饭呢?”

  “对……对不起,老公。”电话里妻子的声音异常模糊,“今天孩子的幼儿园搞亲子活动,我一高兴就把你忘了……”

  “你脑子进水了吧!”他铁青着脸继续吼道,“那孩子是个脑瘫你难道不知道么?参加什么幼儿园的亲子活动?你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

  “赶快带孩子回来给我回家做饭!”

  说完这句话,他狠狠地将手中的手机,扔到了卧室的沙发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长相如同屠夫一般的幼儿园园长,放下了手中的手机。

  满脸鲜血的她,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上的肉沫后,望了望正在不停啃食一只人手的孩子,笑着说道,“好了,和你妈妈玩的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去找你爸爸玩吧,孩子?”

  好——浑身鲜红的孩子慢慢站起身,走到了园长的身边。

  在他身后,是一具被他啃食的七七八八的女尸。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