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皮囊

  动物园里都有小剧场,空想动物园也不例外,迪西经过这里,探头看了一眼,里面没有上演戏剧,倒是有一副千疮百孔的皮囊。


一副皮囊故事配图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皮囊的故事:

  有个小孩,他觉得自己心里有个剧场,他很小的时候,就能看见里面演的种种,很美妙很诡异的戏剧。他越长越大,越来越觉得那戏剧变得模糊,变得看不清。

  长大后,他不遗余力的考上戏剧学院,学习戏剧,写戏剧。写得传神,但总觉得不鲜活。

  即使这样,他也是非常有名的剧作者了。

  他常常躺在童年的小木床上,回想自己孩童时看到的,内心的那些明亮的,丰富的,超出自己现在水平很多的戏剧。

  有一天,有个异世界的人,递给他一把小刀:

  不妨割开自己的皮看看。

  他欣喜地接过刀。

  他从手腕处缓缓割起。

  切割自己的同时,这个人感到异常顺畅。

  原来自己的身体是那么有意思,每个部位都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秘密。

  他一面割一面写。

  小剧场里不断地上演他写的戏剧。

  没有伤疤,没有血,没有疼痛,即使有,他也看不到,他只是看到黯陈的皮囊下面有块块晶莹。

  那晶莹让他爱不释手,不断对自己下手,切割,剥取新的出来。

  就这样,几年过去了。

  那个异世界的人又出现了。

  把刀子还我吧!

  那个人抱着手臂说。

  归还后,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会变得一无所有,身上满是淤紫的伤痛和刀疤的划痕。

  我不会。

  他抽出刀,当着那个异世界的人,把自己从头到脚,完全剖离,经过这些年的切割,他刀法娴熟,用不了几秒,就把自己完全剖开,他笃信剖出了一个崭新的自己。

  看到皮囊脱落,他变成一块晶莹的玉。

  这不是一无所有,这个人带着某种信仰相信,自己就是那块晶莹。谁也夺不走。

  那个异世界的人,摇摇头,没有要回刀子,直接走了。

  这个人被剖下的皮囊,没有鲜血的供养,迅速地变皱,变丑,萎缩,拎都拎不起来。而这个人,却从此坐立不能,碰任何东西都是钻心的疼痛。

  太薄弱太柔软,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