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乌鸦

  冬天城市的垃圾堆里总能看到乌鸦的身影,它们能在里面找到属于它们的东西,比如腐烂的肉之类的。如今冬天城市的电线杆上总能看到几只,有人说是城市比较热他们来这里过冬,还有另一种说法。

  这个说法是我那现在还吸着自己手工卷的烟的爷爷告诉我的,他当时夹着烟的食指和中指看起来很僵硬,像是为了让自己不抖。

  具体时间我记不得了,只记得那时是回老家过年。老人家一直都是一个人住,或许是性格使然他平日里话也不多。以往过年我跟他话是不多的,可那一年在年夜饭后他跟我讲起了他年轻时的一个很古怪的故事。

  他说那时他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不想工作整天在街上乱晃,听有意思的事。在一个冬天,白色的雪覆盖了树顶。在他家附近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被人糟蹋后还被残忍的杀害了,愤怒恐慌在蔓延,可狡猾的犯人并没有留下有价值的线索。让他意外的是那个姑娘是他邻居的一个独居老头的侄女,每年也只有她会来探望他。

  那个老头的生活很简单,到了他那个年纪生活像是一滩结了冰的死水,再大的风也不会起涟漪,我的爷爷说。而他侄女的死等于是要把冰砸开,他被完全隔离了。我爷爷他记得那一阵子有许多平日素不来往的人都来关心这个可怜的老头,可是老头一句话都不说,那些人都走了,之后就没来过了。


恐怖乌鸦
 

  那个老头养了一只乌鸦,乌鸦被关在一个鸟笼里,每天他都会拿一些肉喂它。我爷爷听说它是被老头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他受伤了,拿来做伴。犯人还没落网,老头那一阵子一直没出门,他们住的很近,如果他出门的话,我爷爷是会知道的。爷爷没事出去外面乱晃的时候,那一阵子发现老头家的窗户没关,那时可是冬天。而他还从窗户看到老头的面前放着酒,对着笼子里的乌鸦,眼睛睁得很大地咒骂那个犯人,而那乌鸦吃着眼前的肉还不时看着那个老头。

  我爷爷那时估计老头的精神状况可能不是很好。后来几天他也经常看见这样的情景。我爷爷在对我讲到这一部分的时候,还说了句乌鸦真是种聪明的鸟,了解人。

  再过几天犯人还是没有什么消息,爷爷在街头也没听到什么小道消息。在一次回家的时候,他看到那个老头就站在窗前,向他招手。老头的脸色惨白,可还是带着笑容。我爷爷走了过去,老头对他说:“你能帮我个忙吗?”

  我爷爷说当时他犹豫了一下,最后想老头这么可怜还是接受了。老头开门给我爷爷进去,爷爷问他要帮什么忙。

  “你能帮我打开下冰箱吗?好吗?”老头这么说

  我爷爷觉得很荒谬,不过就是开个冰箱的事嘛不至于叫他吧。可是他还是答应了。

  老头站在他的身后,笼里的乌鸦突然叫起来。

  我爷爷说他打开了冰箱,冷气溢了出来,他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迅速逃离那个房子。他逃出那个房子的时候,还听到老头在说:“你一定也看到它们了,我不是疯了。”还夹杂着一阵乌鸦的叫声。说到这里的时候,爷爷那僵硬的手还是抖了一下。

  我爷爷说他在家里躲了几天没出门。在他恢复冷静后,想出门散心,他也刻意绕路不敢经过那个老头的家。他来到了平时自己在街头消耗时间的小店,别人问他为什么这几天没看到他,他也是搪塞过去。而当他听到老头挂着笑容死在家里的消息时,他的恐惧又回来了。他追问他们有没有在冰箱里找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他们说什么都没有。而老头养的乌鸦也不见了。

  究竟他妈的是怎么回事,我爷爷告诉我当时他就是这么想的。总之那之后“它们”一直在他的恶梦中散不去,直到一次在街头小店里的一个消息让他有了一个荒唐的想法。那个消息是糟蹋老头的侄女的犯人有着落了,不过找到他时已经死了。尸体周遭到处都是白色加一点黑色的鸟粪,还有无数的黑色羽毛。另外就是尸体的眼球、内脏都不见了,而这就是爷爷在冰箱里看到的“它们”,他还清楚的记得冰箱里的黑色羽毛。

  爷爷跟我说这个故事后,接着说最近他一个人在夜里老是会梦到乌鸦。这都是因为那个荒唐的想法,他当时在听到犯人尸体的消息时,竟然在一瞬间觉得那老头是一只年老的乌鸦,而冰箱里的那些东西就是笼子的乌鸦来反哺老头的。

  “现在冬天的乌鸦越来越多,我老是在想是不是我们这些老乌鸦越来越多了。”爷爷在那次谈话的最后说了这句话。

  这种说法确实很独特,也是现在每年冬天看到电线杆上的乌鸦我会想起爷爷的原因。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