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通向死亡的噩梦

  林羽最近老是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总能远远的望见一个老奶奶步履蹒跚的向她跑来。好像还招手跟她说着什么,林羽一直都听不清楚,一会儿好像近一点了,但一会好像又隔远了,她很想弄明白,但是在梦里不管怎么做都是枉然。

  好几天都是这样的梦境,连场景都是一样的,这样下来林羽整个人都变得很疲乏,晚上总是睡不好,虽是一再把睡觉时间提前,但还是感觉很累,连带着记忆也直线下降,总是忘记这些天发生的事。至于是为什么,林羽自己也说不出来。

  不过她总有一种感觉,梦里老奶奶小小的身影在某些时候看着很像自己的奶奶,林羽想到自己好久都没有回去看望乡下的奶奶了,难道是奶奶极为思念孙女,想让自己回去探望下她老人家?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林羽觉得自己还是得抽空回去一下,于是在某一周的周末她收拾了几件衣服,给奶奶买了一些水果后就坐上了返去市里的校车。

  林羽的学校在远离市区的郊外,每次不论去哪里都得坐一个小时的校车然后到市中心转车。就是因为这样麻烦,林羽回家的次数也大为缩减。


一个通向死亡的噩梦配图
 

  这天的天空有些灰蒙蒙,气温也陡然下降了几度,加了毛衣的林羽还止不住的发抖,她搓了搓有些冻僵的手,心里不停的埋怨该死的校车咋还没来。

  终于晚了近一个小时的校车在六点半到达了候车厅门口,车刚一停下,林羽就拎着自己的包冲上了车。

  但是很奇怪的是,林羽第一个冲了上去,却发现上面差不多坐满了人,而且大家都统一的戴着一个黑帽子,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难道都在玩手机?

  算了,好不容易坐上了车,再去等下一班不知道回去得什么时候了,想到这林羽就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因为时间比较长,林羽就随着摇摇晃晃的车睡着了。睡得模模糊糊间,她感觉周围有一股冷气向自己袭来,尤其是从脖颈灌入的那股阴测测的凉气。

  怎么突然开上了空调?

  林羽睁开一只眼睛,用右手往头顶处探了探,拨弄了空调的漏风处,感觉空调也没有开啊,难道是身后同学开的?

  于是她回头向后看去,却发现本来低着头的同学此时正诡异的看着她笑,并且林羽惊恐的发现这个同学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舍友小岚。

  小岚跟林羽是老乡,两人大一的时候关系很好,经常形影不离,去哪都一起。但是女生的友谊永远是很脆弱的,很容易就分崩离析了,而林羽和小岚就是如此。

  大二的时候,小岚喜欢上了一个男生,而那个男生却喜欢林羽,爱情这东西谁也不好说谁对谁错,反正因为这件事两人就彻底闹掰了。

  至从发生了这件事后,小岚就搬出了宿舍,两人就再也没啥联系了,平时上课两人也是躲得远远的。可是这个时候怎么突然碰见了小岚?林羽很是不解,她看着小岚扭曲的面孔,心里莫名腾起了一股恐慌的感觉,顺着这种恐慌林羽心里又冒出了难以言语的愤怒。

  “你是不是跟踪我?!”

  “谁有这么无聊,”小岚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其实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我跟你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林羽很是嘲讽的看了一眼小岚。

  但是小岚好像没有看见林羽嫌弃的表情似的,她大力的抓住林羽的手腕,指甲都快扣进林羽的皮肉里了。

  林羽大吸了一口气,她显然被小岚这奇怪的举动吓坏了,连疼痛也没怎么感觉到了。

  “你,你干什么?”

  小岚没有回答,她只用那双阴冷的眼眸望着林羽。

  抓住林羽的那只手很冰,还湿滑滑的,犹如蛇皮,林羽被那双手摸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用力的想挣脱出来,可是小岚的手就像钳子一样动也不动。

  感受到指甲戳的越来越深,林羽疼的不行,心里想着这个女人是疯了吗,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其妙的抓住她,看来今天真不适宜出门,真晦气。

  林羽疼的五官开始变形,她想不能再这么下去,自己得逃出这个疯女人的魔爪,不然鬼知道这个女人最后会干什么。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包里还有一瓶防狼喷雾,于是她悄悄的用左手把包拖了过来。

  “噗呲!”小岚显然没有想到林羽还会耍这招,她眼睛一吃痛就松开了手。乘着这空档林羽赶忙抽出了手跑向车门,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赶快离开这里。

  虽然林羽她们两人闹出不小的动静,但是车上其他人依旧是低着头,保持着原有的姿势。

  林羽推了推车门,很紧,她有些慌张的看向司机,发现司机依然很淡漠的开着车,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林羽很着急,她带着祈求的语气向司机提出停车的要求,但是回应她的只有小岚咕噜咕噜诡怪的笑声。

  小岚走到了林羽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帽子掉了,被削的只剩一半的头颅露了出来,仅有的头骨裂了一个大口子,像张着黑黝黝嘴巴的怪物。

  林羽看到这儿吓得更厉害了,她抖着哆嗦的手,几乎是爬着过去拉住了司机的手臂,她想也许自己看错了,也许小岚戴了个头套吓唬自己,不过在她拼命安慰自己的时候,混乱中不知怎么就用刚拉住司机手臂的手狠狠地向外一扯。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简直出乎了林羽的意料,因为她把司机的手臂直接扯了下来,那上面还连着血呼呼的肉。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林羽几乎快昏厥过去了,她眼睁睁的看着小岚幽灵般的向她走了过来,她觉得今天自己的命肯定就搭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白光射了过来,林羽被刺的眼睛都睁不开,随着这道亮眼的白光,林羽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在叫着自己的名字。

  奶奶?林羽不可置信的缓缓睁开了眼,她发现自己正好好的躺在床上,而旁边就是自己远在乡下的奶奶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

  看着林羽醒了过来,奶奶一把搂过林羽,而后幽幽的吐了口气,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小岚一周前出车祸死了。本来这件事跟林羽也没什么关系,但小岚对林羽的怨念由来已久,趁着林羽每天晚上做梦时,小岚都会潜入梦中,一旦抓住林羽,只要天亮之前挣脱不开小岚,林羽就会永久的待在梦里,那么活人就会变成死人。也就是说林羽每天晚上都做着同样的一个梦,一个通向死亡的噩梦。

  听到奶奶这样说后,林羽小脸吓得一白,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看到林羽这样,奶奶反而乐呵呵地一笑,亲切的捏了捏林羽的小脸蛋,安慰道没事了。

  “奶奶,之前你追着我是想对我说什么啊?”林羽突然想到了那之前自己以为做的梦,于是她好奇的望向奶奶。

  “我向你说话了?”

  “对啊,你向我喊着什么,比较远,我听不清。不过好像你很着急的样子。”林羽很肯定的说道。

  “你记错了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安安神。”奶奶拍了拍林羽的肩膀,就慢悠悠的出去了。

  记错了?林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她很清楚的记得奶奶向自己喊了什么,因为那个以为的梦自己做了很多遍,不可能记错了,那为什么奶奶这样说呢?

  这样想着,林羽就悄悄的走出了卧室,她觉得奶奶很蹊跷。

  客厅传来一阵清晰的“吧嗒”声,奶奶正弯着腰在门边鼓捣着什么。

  “奶奶,你在干什么?”林羽怀疑的皱起了眉。

  “门外风大,把门关上。”奶奶转身轻轻的咳了一声,不自然的解释道。

  “你上锁了?”林羽突然感觉不对劲起来,“这样太闷了,把钥匙给我我打开。”

  “什么钥匙?”奶奶歪着嘴巴一笑,堆挤的皱纹像多了另一个嘴巴一样,格外渗人。

  “把钥匙给我。”林羽语气加重了起来,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儿。

  “你走不了了,林羽。”奶奶慈祥的语音一转变成了年轻姑娘的声音。

  “为了抓住你,可真费心啊,还好以前我跟你要好时,见过你奶奶,怎么样,我化妆伪装技术都不错吧。”

  说完一阵咕噜咕噜的笑声刹时传遍了整个客厅。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