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维序者

  【神秘来信】

  又是这样的一封来信,没有署名,没有落款,没有邮票,信封上描绘着一朵紫中带金的火莲,看上去像是某种奇怪的图腾。

  初晴脸色苍白,捏着信封的手指有些发抖。


时空维序者
 

  大约半个月前,初晴在办公桌上发现了第一封来信,大家都猜测是办公室里哪个害羞的小伙子暗恋她,可是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薄的近乎透明的膜纸,上面言简意赅地写道:请不要靠近罗晟,否则你将会发生一系列的不幸。

  初晴很惊讶,她跟罗晟才刚刚认识没多久,就连最好的闺蜜王雪都没有说过,那写信的人会是谁呢?

  其实初晴跟罗晟的相识缘于一场意外,那天早上初晴在站牌底下等车,突然一辆出租车失控般地朝她横飞过来,她完全呆住了,眼看着就要被撞飞,一个英俊的青年猛地冲出来将她推向一边,险险地救了她一命,青年的眼睛很亮,笑得时候会露出一颗小虎牙,无端地带出一股天真来,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初晴知道了什么是一见钟情,并且越陷越深。

  可是很快的,这种带有奇怪图腾的信就接二连三地出现在了初晴的办公桌上,内容简单来说,都是在表达同一件事:珍爱生命,远离罗晟。

  这是一种恐吓?初晴隐隐觉得,这些信可能是罗晟的某个爱慕者用来警告她的,她决定要反击了。

  初晴趁着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在角落里安装了一个小型监控器,这样不用说是在她桌子上放一封信,就算是落一根头发都能清晰地看见。

  “喂,你在做什么?”

  初晴的手一抖,差点将监控器漏了陷,回头就看见王雪正站在她背后,像个幽灵似的,王雪问:“在忙什么呢,下班后去海鲜城搓一顿啊?”

  “你来晚了。”初晴调整好情绪,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本小姐今晚有帅哥相约。”

  约会的帅哥自然是罗晟。

  由于设置好了监控器,初晴在约会的时候显得格外兴奋,她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跟踪者,而坐在她对面的罗晟,一直看着她腼腆地笑,模样温柔而深情。其实初晴心里能够感觉的到,罗晟的确也是非常喜欢她的,这让她放心不少。

  几天后,初晴果然又收到了一封信,她迫不及待地调出了监控录像,紧接着犹如一桶冷水兜头泼下,寒意慢慢地爬上脊背,初晴的五官恐惧地扭曲了起来。

  画面上显示,一直到凌晨四点钟,一切都静悄悄的,然而下一个瞬间,那封信已经端正地出现在了桌子上,仿佛黑暗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着这一切。

  【男友失踪】

  之后的一段时间比较平静,初晴刻意不去想那段诡异的监控录像,她宁愿相信是有人从中偷偷地动了手脚。另一方面,她跟罗晟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几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这天是初晴二十三岁的生日,她邀请罗晟到家里共进晚餐。

  厨房里的水哗哗地流着,初晴将蔬菜洗好,扭头想要切黄瓜的时候看见砧板上多了一封信。

  依旧是没有署名,没有落款,没有邮票,信封上描绘着一朵紫中带金的火莲,这是第一次,信件出现在除了办公桌以外的地方。

  初晴握刀的手一偏,刀锋滑过她细嫩的手指,她“啊”地发出一声尖叫,连退了几步,碗碟撞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晴晴,你怎么了?”

  罗晟跑进厨房,看见初晴双手抱着头不住地颤抖,手指上洇出的血迹滴滴答答地落在一封信上,沾了血的图腾陡然亮了起来,像是一团火,灼人眼目,罗晟脸色大变:“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知道。”初晴混乱地摇着头,她几乎要崩溃了,这次的信封里夹着一张照片,一个崭新的墓碑占据了整个画面,初晴的头像无比夺目地贴在墓碑上,旁边雕刻的死亡日期,居然是在一个半月之后。

  “这一定是谁的恶作剧吧?罗晟,她是你的爱慕者吗?天啊,这太可怕了。”

  “别怕,有我在呢,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罗晟抱着初晴不住地安慰,自己的手也在发抖。

  初晴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罗晟不见了,只有一件外套搭在初晴的背上,他断了和初晴的一切联系,整个人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令初晴更加惊恐的是,她收到的信件越来越多,内容也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最近收到的一封信上写着:“离开罗晟吧,他会害死你的。晴晴,我爱你。”

  难道不是罗晟的爱慕者,而是喜欢她的一个变态追踪狂?可是那些随时随地突然出现的信件是怎么回事?

  精神上的折磨让初晴不得不向公司提出请假,这天初晴早早地来到公司收拾东西,却发现闺蜜王雪正在偷偷地翻看她的监控录像。

  【致命追踪】

  “你在干什么?”初晴快步上前,愤怒地将镜头切断,她不确定王雪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王雪脸上的惊慌一闪而逝,很快平静下来,给她递了一杯咖啡:“晴晴,别紧张,我只是觉得你最近很不对劲,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可以跟我说呀,你忘记我们是好朋友了吗?”

  初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事情告诉了王雪,她抬头的时候看见王雪眼里有一丝奇怪的笑意,不过被很快掩了过去。

  “阿雪,我觉得对方就是个变态,说不定是他绑架了罗晟。”

  王雪说:“我有办法能够找出那个寄信的人。”

  时间很快过去了两周,随着王雪的不断调查,初晴能够感觉出那个寄信人也越发紧张起来,信件的内容也越来越让人看不懂。

  这天初晴醒来,就发现床头上再次多了一封信。

  “晴晴,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那个时候我正在执行任务,一辆出租车差点撞到你,我救了你的命,可是却从此把心丢给了你……我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也许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晴晴,离开这个城市吧,越远越好,否则三十天后,我将眼睁睁地看着你被死亡带走,最后说一次,我爱你。”

  信的末尾出乎意料地加了落款,最后的落款是:爱你的罗晟。

  初晴脸上露出一丝灰败的表情,她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疯了,那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信纸飘忽着落在地上,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初晴愣了一下,连忙接起来,王雪的声音略微带着一丝得意:“晴晴,我抓到寄信人了。”

  王雪告诉她的地址有些远,是在郊区的一个偏僻旅店,初晴开车一路狂奔,等到的时候,却还是晚了一步,只有王雪一个人翘腿坐在旅店的沙发上,指间还夹着一支细长的蓝色香烟,初晴的视线落在王雪身前的茶几上,那里放着一块手机,罗晟的手机。

  “阿雪?”初晴问,“罗晟来过?他人呢?”

  “死了。”王雪语气冷淡,看着初晴的目光冷漠而疏离,“很抱歉这么晚才告诉你,给你写信的人就是罗晟,而他,只是一个不听话的维序者。”

  维序者是世界上极少的一类人群,他们拥有能够修补时空缝隙的能力,一旦时空发生断裂,那么不幸落入缝隙的人有可能会穿越到遥远的过去或者很久以后的未来,从而引起混乱。维序者的任务就是修补这些时空的缝隙和断层,罗晟就是这极少数的维序者之一。

  罗晟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与初晴相识,继而互生好感,不幸的是,三个月后初晴在一次意外中死亡,罗晟思念过度,认为都是因为爱上了自己,初晴才会死的。为了让她重生,罗晟不惜擅自撕裂过去的时空,通过一个个时空漏洞给初晴发送信件,想要改变她的命运轨迹。

  因为火莲图腾是维序者的标志,所以当活在过去时空的那个罗晟发现那些信时,已经隐隐猜到了事实,然后自动离开了初晴。

  王雪的任务是专门寻找并制裁背叛规则的维序者,她杀死活在这个时空的罗晟,那么在未来企图让初晴复活的那个罗晟自然也就消亡了,从而维持了时空的平衡状态。

  【尾声】

  初晴一直不肯相信罗晟已经死了,可是从那天之后她真的再也没有见过罗晟,也再也没有收到过任何信件。

  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月,这天初晴走在某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卡车忽然失控地朝她冲了过来,她在陷入黑暗的瞬间又想到了罗晟,想到了那一封封企图拯救她生命的书信,那些承载的厚重的爱意,居然都被她视而不见了。

  王雪站在街头角落的人群里,静静地抽了一支烟,然后转身离去。

  她想,很多时候,眼睛看见的未必就是真的,我们需要的是用心去仔细体会,可惜初晴错过了。不过也许这就是现实,时空永远也不会发生改变,维序者的任务就是要保持时空的这种永恒,如果破坏了规则,那么她就要进行制裁。

  现在,她需要去寻找下一个不听话的维序者了。

查看密码获得方式乐嗨秀场APP下载扫码领饿了么红包去爱发电投喂老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